-

[]

順德南豐區。

路上有不少小飯館,有很多食客正在用餐,我尋摸了半天,好幾次都想出手散土,但最後都冇出手,畢竟是第一次乾,雖然之前信心滿滿,可真到了這一刻,心裡也有些害怕。

我生怕背後有個穿製服的拍我,問我乾什麼的。

最後兜兜繞繞,我走到了一條小河邊,看到這條小河,我頓時眼睛一亮,心裡有了計劃。

順德是水產之鄉,這裡水資源十分豐富,當時我是這麼考慮的,青白土進了河裡就成泥了,肯定誰也發現不了。

瞧左右無人,我快速的解開揹包,就準備往河裡倒土。

“等等!站住!”

“你乾什麼的!”

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清麗的呼喝聲,嚇得我差點就栽進河裡。

心驚膽戰的轉身,我看見一個女孩正掐腰指著我。

這女孩身穿校服,紮著馬尾辮,臉上紅撲撲的,胳膊上帶著紅布章,紅布上寫著河道保潔四個字。

“就說你呢!看什麼看!你剛纔想往河裡丟什麼,是不是準備丟垃圾!”

揹包拉鍊還冇拉,我頓時慌神了,忙擺手道:“冇.....冇,我冇丟垃圾。”

“胡說!我都看見了,你包裡是什麼!讓我看看!”她大聲說著話就往我這邊走。

瞧她過來,我魂都嚇飛了,當時也是腦子發熱,我提著書包就開始跑。

“小子站住!”

她緊跟著我不放,我兩就開始沿著護城河跑。

跑著跑著,我腳一滑,直接掉到了護城河裡......

包裡的青白土一沾水就沉底了,我不會水,當時就亂撲騰,連喝了好幾口河水,大聲喊救命。

後來是這女孩救了我。

女孩名叫李靜,順德本地人,當時她是順德三中的高二學生,那天她是替她媽工作,她媽是負責護城河水麵垃圾治理的。

被救上來後,我渾身濕的像個落湯雞,但心裡卻暗暗鬆了一口氣,因為我的一包青白土散掉了,冇被人抓到。

女孩為了救我,她身上衣服也濕透了,她揪著我衣服問我:“你跑什麼跑,一點水也不會,你不要命了!你包裡裝的是什麼?”

我紅著臉道:“我隻是一時腳滑,不小心掉到了河裡,我包裡裝的是書本,冇了就冇了,在買就是了。”

她將信將疑的上下打量著我,顯然不怎麼相信我的說辭。

“我覺的你小子心裡有鬼,這兩天附近老有人電魚,你得和我去見我媽,我媽說你能走了才行。”

“走!”自顧自的說完話,她又拽著我衣服往前走。

我拚命的擺手,大聲解釋:“我不是電魚的,我不是電魚的。”

不過我肯定也不能說實話,我要是說我是盜墓的,那更完蛋,比電魚的罪還大。

期間我幾次想跑,最後還是冇敢跑,我知道,要是我一跑,以這女孩的較真性格,冇準會連累到我們整個團夥。

李靜家就在護城河邊上,那時河上有個天橋,去他家必須得過那座天橋。

橋上有好幾個擺地攤的,有賣小孩玩具的,還有賣鞋墊襪子的,還有一個攤十分引人注目,是個算命攤。

當時那算命先生五十多歲,帶著圓墨鏡,手邊放著一包五塊錢的硬包紅河,他煙不離嘴,一根還冇抽完呢就又續了一根。

“哇!小李靜就是比你媽能乾,這是又逮到一個偷倒垃圾的?”算命先生坐在馬紮上,笑眯眯的說。

女孩李靜受到了誇獎,她臉上有些自得道:“李半仙啊,可不是嘛,這小子見了我就跑,都掉河裡了,我懷疑這小子是電魚的。”

算命先生噗噗的冒著煙,吞雲吐霧中,都快把他自己蓋住了。

“呀,電魚啊,小夥子這就不好了,電魚的人運勢受損,是要受報應的啊。”

女孩李靜噗嗤一笑道:“李老六,我叫你一聲李半仙而已,你真當自己是半仙啊,笑死我了,你上次給李嬸算的卦,你說李嬸家裡養的豬一月內必能懷上小豬,結果呢?結果李嬸家的豬第三天就拉稀拉死了!小豬呢!”

“咳咳.....”算命先生咳嗽兩聲道:“那是那頭豬時運不濟,不怪我算的不準,你要是不信,要不我在給你算一卦?”

女孩頓時笑彎了腰,她指著算命先生說:“彆,我可不敢讓你算,你肯定是好幾天冇開張了,你要算的話,就給他算吧,給我算算他是不是電魚的,”女孩忽然指向了我。

當時不知怎麼的,反正就稀裡糊塗的讓他給我算了命。

這算命先生先問了我的出生年月日,然後他拿出了個烏龜殼,烏龜殼裡有三枚乾隆通寶銅錢。

他上下左右的搖了幾下,然後那三枚銅錢就從烏龜殼裡掉了下來,掉到了桌子上。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烏龜殼撒下的三枚銅錢都是背麵,而且其中兩枚疊在了一起,另外一枚孤零零的躺在一邊,銅錢互相之間,離的距離有些遠。

印象很深刻,算命先生當時臉上的嬉皮笑臉冇了,他看著三枚銅錢有些發愣,一直看了好久,手上的紅河煙都燒到了菸屁股。

反應過來後,他看了看小李靜,又看了看我,不住的歎氣搖頭。

女孩笑著問:“李老六,說吧,算出什麼來了,這小子是不是電魚的。”

算命先生重新點了一根菸,深吸了一口,他看著我,意味深長的說:“小夥子,不簡單啊......”

我心裡有鬼,便小心的問他看出什麼來了。

他嗬嗬一笑道:“水深池子淺,池淺王八多,你就是池子裡最值錢的那隻王八,不過卻也逃不過最後的命運,被人宰了,做成了一碗甲魚湯。”

當時聽這人說我是烏龜王八,是真氣的不行。

如今在回想他的那些話。

可謂是字字珠璣.....

後來我回來過一次,不過再也冇找到這位算命先生,向人打聽了下,有人說他抽菸太多前兩年得了肺癌,因為冇錢化療病死了,還有人說這人離開了順德,不知道去哪了。

如果我現在還能見到他,我願花百萬重金請這位先生在為我算一卦。

算我項雲峰還能不能成家。

算我以後該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