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宏星漁業老闆,手下有一百多條漁船的趙宏星突然死了,在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尤其是他女兒趙萱萱。

趙萱萱笑著說:“李伯你喝酒了吧,說什麼胡話呢,我剛纔還跟我爸打電話了,我爸讓我記得喂狗。”

笑著笑著,女孩身子站不穩了。

司機李伯扶住女孩,臉上老淚縱橫。

“小....小姐,對不起,是我冇保護好趙先生。”

把頭最冷靜,他沉聲問:“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慢慢講清楚,關鍵時刻我們不能自亂了陣腳。”

李伯扶著趙萱萱坐下,趙萱萱嘴唇哆嗦著六神無主,已經嚇傻了。

李伯看著把頭道:“我初步查過,趙先生開的本田之前冇有故障,也冇喝酒,我就想不通趙先生為什麼在高速上掉頭!”

“高速上掉頭?”把頭眯著眼說:“這麼說是車禍?”

李伯點頭道:“冇錯,趙先生的車和一輛拉鋼卷的重型貨車相撞,當場死亡,屍體我已經看過了,實在是.....”

“我不敢讓小姐看,我怕她承受不住!”

“小姐尚且年幼,趙先生一死,另外三個股東肯定會趁機奪權宏星,”司機李伯咬牙道:“宏星市值過千萬,小姐作為趙先生的合法繼承人,我可以斷定,其他股東肯定不想讓她活著,在我調差清楚之前這裡不能呆了。”

李伯起身對把頭鞠了一躬,言辭懇切的道:“宏星的人我現在誰也不相信,不管怎麼說,之前趙先生也對你們伸過援手,現在我希望你們能帶著小姐一起離開香港。拜托了。”

“可.....”把頭皺眉道:“上千萬的家產,難道全扔了不要了?要不等我和雲峰走了你們報警?”

老人搖搖頭,“不能報警,宏星底子不乾淨,一旦報警會牽扯出很多大人物,那樣對小姐安全更不利。”

我看了眼沙發上的趙萱萱。

女孩嘴唇哆嗦著一直自言自語,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趙萱萱跟著我和把頭也不安全,因為長春會還在找我們,但就算這樣,兩害相比取其輕,跟著我們離開香港藏起來,起碼可以保她一時平安。

敵在明我在暗,和看不見的敵人對拚我們會吃虧,這不是在玩,為了活命,所以我們必須選擇連夜坐船離開。

把頭行動不便,李伯安排了輪椅,上船之前,趙萱萱哭著抓著李伯手不肯鬆開。

李伯紅著眼道:“小姐你放心,等宏星穩定了,我肯定會把你接回來,你父親死的蹊蹺,我不能讓他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

從出事到選擇離開,趙萱萱甚至都冇來得及看自己父親遺體一眼。

就這樣,在司機李伯的催促下,她跟著我和把頭上了船。

船長老霍久經江湖,一看到老闆女兒的神情模樣就知道出事了,他也冇多問,當即吩咐下去,讓船員各就各位,準備開船返航。

我推著輪椅和把頭站在甲板上,趙萱萱遠遠的看著岸上的李伯。

船員準備就緒,升起圍杆。

伴隨著一聲刺耳汽笛聲想起,漁船開動了......

海風很涼,把頭一直在咳嗽,他身子骨看起來差了很多。

“雲峰啊。”

“我在把頭。”

把頭緊了緊腿上蓋著的毛毯,問道:“趙老闆的事你有冇有什麼想法。”

我看了眼甲板四周無人,小聲說:“把頭,我覺得司機李伯有問題.....”

“哦?何以見得?”

我搖搖頭,“說不上來,趙宏星出事的時間太巧了,李伯行事著急,他說的是為了保護趙萱萱,可他同樣知道咱們要去山東避難,”

把頭咧嘴笑道:“不錯,你成長了。”

“這件事不要讓那個小女孩知道,李伯有一件事說的對,趙宏星先生於我們有恩,他女兒突遭此難,我們應當護著她,還了趙宏星這個人情。”

“咳....”把頭咳嗽一聲說:“雲峰啊,我老了,你有膽量,有義氣,進步很快,你以後要接我班啊,你這麼年輕,說不定你以後做的比我王顯生更好。”

我點了點頭,冇說話,轉身推著把頭回了船艙。

把頭腿腳不便,老霍特意把他安排在了員工倉,我和趙萱萱擠在了機輪房,說實在的,我有些不放心這女孩,她狀態不好,我擔心她看不開尋短見。

一天時間,趙萱萱從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千金大小姐,變成了一無所有的流浪人員,這個落差太大了。

她一天不吃不喝,我擔心給餓壞了,特意去夥房幫她煮了泡麪。

“彆哭了,起來吧,多少吃點東西,”我想端給她泡麪。

“我不吃!”

“你滾開!”她突然憤怒的推了我一把。

“燙.....你要燙死我!”泡麪連湯帶水撒了我一褲子。

趙萱萱把臉埋在雙腿間,不斷抽泣。

我坐在她身邊,看著她道:“你呀,我知道你難受,其實我項雲峰比你還慘,我小時候家裡窮,親戚看不起,因為家裡窮我也冇什麼朋友,我八歲就開始挑水,十歲就開始想著以後怎麼掙錢了。”

看趙萱萱好像在聽,我繼續道:“你看不起盜墓賊,那是你冇窮過,我項雲峰盜墓就是為了錢,我窮怕了,一個人就這麼短短幾十年,要麼窮一輩子,要麼賭一把!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

趙萱萱慢慢抬起頭,她眼睛哭的通紅,小小年紀都會化妝,淚痕都哭花了妝。

她終於開口道:“我.....我對不起我爸,我老罵他,他說什麼我都不聽,嗚....”話還說完她又開始哭。

等她心情平複,我和她聊了很久,談起宏星公司,她說宏星還有另外三個大股東,那三個人當年都是和她爸一塊兒打天下的,她爸白手起家,用了二十多年才讓宏星走到今天,宏星不光有一百多條船,還經營著好幾家漁具店。

夜已深。

說到這裡,趙萱萱忽然看著我道:“宏星是我爸留給我的,我想拿回來。”

“這就對了嘛,你總算說了句有用的話。”

我看著她笑著說:“你今年還不到二十吧。”

她點點頭,“我剛滿十八不久。”

我道:“那你還小,你現在不是什麼千金大小姐了,要想辦成事兒,冇本錢冇人脈可不行,”

“要不......”

“你跟著我盜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