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隨後的那段日子我們在趙王賓館住了下來,乞丐劉口中說的88年出走的那批人顯得很神秘,他幫我們問了,對方反饋回的答覆大概意思是:想加入可以,交入會費,給20萬才能見麵。

我覺得對方有些勢利眼,我們團夥自港島回來後元氣大傷,20萬不是一筆小數目。

把頭搖頭說:“找靠山如果他們不要錢我纔不安心,雲峰你這麼算,咱們一條命平攤下來才幾萬塊而已,還是值得的。我還有些積蓄,劃出25萬來,20萬算我們登門拜訪的會費,餘下五萬塊當活動經費。”

就這樣,由乞丐劉當中間人,大概三天後,我們和這夥勢力派來的人在賓館見了麵。

那天來了兩名穿著藍天救援工作服的中年男人,把頭和這二人單獨會麵,我不知道他們在房間裡談了什麼,走時其中一人提走了一個黑色塑料袋。

進屋後把頭對我說:“他們看在劉爺的麵子上答應幫我們忙,很快道上就會放出訊息,長春會知道我們和趙女士有了交集,短期內應該不會在找我們。”

我疑惑的問:“把頭,那個趙清晚到底什麼來頭?道上有這麼大能量。”

“嗬,”把頭笑了笑,說道:“北|京的那個木偶劇院知道嗎?”

“安貞橋三環邊上那個?”

“是啊,那隻是趙家很小一部分產業。另外我請求他們幫忙打聽小紅的訊息了,一有訊息他們那邊兒就會打電話通知我,”

我愣住了,好半天纔回過神來。

要是這樣,那人來頭太大了.....

把頭說木偶劇院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相信很多人都聽過和平飯店這個名字......

我猜到了些什麼,但不敢多嘴問,有些事心裡明白就行。

這幾天把頭傷情好轉了不少,基本能從輪椅上下來行走了,接下來我們還要乾一件事。

買裝備。

趙萱萱年齡小,她很多事還不太瞭解,我們需要買的東西有旋風鏟,食物,純淨水,睡袋,飛虎爪,漁網,指南針,等等一大批東西,因為要去的地方是賀蘭山境內,那裡地處荒漠條件惡劣,很多地方都不通車,所以我和把頭合計了合計,決定買台質量皮實的二手車自己用。

那時候的二手車市場很亂,是暴利行業,價格不透明,也冇有專業的二手車第三方鑒定機構,在加上真正懂車況鑒定的買家比較少,所以一般人去買基本上都會被宰。

舉個例子,以當年的汽車普及率來說,北方地區銷量最好的是奧拓,天津夏利,現代索納塔,切諾基(212),三菱獵豹,而我們人多,帶的東西也多,隻能買suv樣式的車,最後選來選去,決定在當地的二手車販子手中淘一輛212切諾基。

邯鄲一名劉姓本地車販子,我們從他手裡花4萬8買了輛二手切諾基,姓劉的信誓旦旦的保證說:“哥幾個你們放心,這台212雖然破了點,但最大的優點是底盤皮實油箱大,都是熟人介紹來的,放心吧,你們不吃虧。”

買裝備時趙萱萱很想表現自己,她一個勁的跟老闆砍價殺價,最後氣的老闆臉紅婆子粗,爆粗口說小妮子你太操蛋了,你這是不讓我活啊。

搞定了這一切,晚上把秦興平喊出來吃飯,雙方敲定了出發後要走的大概路線。

從邯鄲出發先進山西,然後上國道走京蘭高速入銀川,從銀川在到丹巴縣城。秦興平對路況熟悉,有他帶路我們也不擔心走錯道。

當天下午五點多,我們謝過告彆了乞丐劉,動身前往賀蘭山丹巴縣城。

臨走時乞丐劉對我們說,“還是年輕好啊,我要是在年輕上個20來歲,冇準兒跟你們一道走了,現在老了。每天看看報紙,要要飯,和江湖上的朋友們下下棋,也就這樣了。”

把頭搖下車窗抱拳笑道:“劉爺,再會。”

“走吧,”乞丐劉擺了擺手。

兩天後.....

“臥槽,雲峰你快看那些雲!”銀川國道上,豆芽仔趴在車窗上興奮的大喊。

我們的車行駛在高海拔國道上,遠處天邊出現了壯觀的火燒雲景象。

秦興平開著車,他看了眼後笑道:“這算什麼,我還見過海市蜃樓呢,天上有漁民在撒網打魚,那場麵叫一個壯觀詭異。”

“切,我在海上也見過,有什麼好吹的,”豆芽仔撇嘴道:“我還騎過鯨魚!”

“滾犢子,”我笑著罵他,“淨吹牛逼。”

這時把頭問:“老秦,還有多久能到。”

秦興平看了眼天色說:“現在國道上的路好走,在往裡可就不好走了,前麵是永寧縣地界,我有一個朋友在永寧乾飯店的,咱們車子也得加油了,晚上不如在他那裡落腳,順便跟當地人打聽打聽扈特人訊息。”

把頭看著車窗外說,“這裡晚上溫差很大,搭帳露營不安全,就聽老秦你安排吧。”

他點頭說好。

永寧當地有種特色美食叫碾饌(zhua

),碾饌是回民菜,做法是用青稞穗裝到一種特製的小口袋裡,反覆甩打,去掉雜質麥殼放到大鍋中爆炒,炒好後拿出來放到石磨上磨,最後磨成青綠色的粉條狀食物。老秦的那個朋友姓王,50多歲光頭,有點胖,他在縣城開了一家以碾饌為主的小飯店,老王和他媳婦都是本地回族人,很熱情的兩個人。

晚上為了幫我們接風,老王和他媳婦關了店做了一桌子好菜,都是當地特色菜,像燴羊雜碎,炒糊脖(可能是這麼叫的),燕麵揉揉,粉湯水餃等。

酒過三巡,老王舉杯道:“地方小,招待不週,老戰友你不要嫌棄啊。”

老秦也舉起來酒杯說:“咱們有七年冇見了,不說了,都在酒裡。”

我和把頭也舉起酒杯,碰杯後一飲而儘。

老王放下杯子夾了顆花生米說:“聽說你現在還倒騰古董呢,乾這麼多年發財了吧?”

老秦笑著說,“發大財冇有,小財確實發了點,另外老戰友啊,你們賀蘭山這邊有冇有什麼傳說故事?”

“傳說?”老王舉著筷子想了想,說道:“有啊,有不少呢,真要說起來三天三夜都說不完,你們具體想聽哪方麵的?”

老秦給自己滿上一杯,用筷子指了指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