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地的叫法不一樣,林陽是知道的。

但如果自己描述的東西周時運能理解,那這所謂的銀心花,定然就是他口中的龍骨花!

“此物,我正需要,如此的話,這場賞花大會,我可以去看一看!”

林陽開口道。

周時運聞聲,頓時大喜:“我想我母親一定會很歡迎林先生您的到來!”

“這...恐怕不一定...我覺得你最好提前跟你母親說一下,如果他不歡迎,我就不強求了!”

林陽搖了搖頭。

先前跟紫龍殿主鬨成那般樣子,他可不覺得紫龍殿主會對自己還有多好的印象。

倘若對方不歡迎,他也不好厚著臉皮去。

“誒!林先生說這種話就見外了,我跟紫艾他們在你們玄醫派學院都住了這麼久,於情於理,我母親都不會反對!林先生就不要擔心了!”

周時運笑道。

你倒是看得開。

林陽思緒了下,開口道:“周時運,我且問你,如果我看上了龍骨花,有什麼辦法能得到這花?”

“放心林先生,我母親不是個小氣的人,若你看上此話,我開口跟她講便是,以我的麵子,她定會不吝贈予!”

周時運拍拍胸脯道。

“那好,三日後,我同你去紫龍殿!”

林陽點頭。

“林先生,賞花大會不在我們紫龍殿就行,而是在花海!”

“花海?那是什麼地方?”

“是域外的一片世外桃源,是專門用來舉辦賞花大會的地方,我母親加入了花界,這花界的慣例是每年都會舉辦一場賞花大會,賞花大會由花界的會員舉辦,而今年便輪到我母親!”

“原來是某種興趣愛好協會?”

林陽恍然大悟。

“錯!大錯特錯!”

周時運連連搖頭,嚴肅開口道:“林先生,您可不要小瞧這花界!它可不隻是興趣愛好協會這麼簡單!它可是世界性的組織!”

“世界性?”

林陽一愣。

卻是見周時運壓低嗓音,開口說道:“林先生可知世界十大紅顏榜?也就是外國說的世界十大美人榜。”

“壓根冇聽過。”

“那世界選美小姐大賽知道吧?”

“我隻聽過龍國選美大賽,不過這種節目不都是給那些有錢人選老婆用的?”

“也不全部都是這樣,像世界選美大賽,就是花界舉辦的,隻是它作為幕後組織,所以你們不知道。”

“這組織很厲害嗎?”

“厲害?林先生,你聽過一句話嗎?”

周時運瞪大眼問。

“什麼話?”

林陽怔問。

“烽火戲諸侯!”

“這...聽過,不過跟花界有什麼關係?”

“那怎麼沒關係?花界的成員都是世界頂尖美女啊!美女有什麼作用?當一個女人美到極致時,哪怕是那些首屈一指的當權者,也得受這些冇人影響!你說這影響大不大?周幽王,紂王,乃至後世的君王,這些例子還要我一一列出嗎?”

周時運哼道。

“原來如此....所以說,你母親也是花界的會員?”

“那是,我母親雖然年紀不小,但保養有方,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入個花界不還錯錯有餘?”

“這樣啊?”

林陽點了點頭,很是讚同。

之前見了紫龍殿主一麵,若是不說,看起來也就二十**歲的模樣。

不得不說修為高的人駐顏這塊確實挺有辦法的。

“林先生,事兒就這麼定了!三天後你跟我走,保證把你安排的妥妥噹噹。”

“好!”

林陽點頭。

這時。

嗡嗡...

一陣急促的震動聲響起。

周時運一愣,掏出手機看了下,繼而連忙接通。

片刻後,他臉色大變。

“什麼?真有這事?”

“好,好....你們等著,我馬上到!”

說完,周時運將手機揣入兜裡,便要往外頭跑。

“站住!”

林陽頓喝。

周時運步伐一僵。

“林先生?”

“發生什麼事了?”

“紫艾他們一群人跑外麵喝酒,被人扣下來了。”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你們龍王殿的人還能被人扣下?”

“林先生,扣他們的人身份不一般,那個...您能同我去一趟嗎?我怕我也不好擺平。”

周時運一臉急色道。

林陽微微皺眉:“扣他們的是什麼人?”

周時運臉色頗為難看,壓低嗓音道:“是燕都的太子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