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網上掀起怎樣大的風浪,在柳如婉心中永遠是相信陳牧的。

再多的話到嘴邊,聽說陳牧還冇有結束任務她又硬生生的嚥了回去。

隻是囑咐他一切小心,她會在家裡等他。

之後,便掛了電話。

手機暫時安靜了下來,陳牧垂著頭常常舒了口氣。

重新抬起臉看向戰士們,發現一個個正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怎麼了?”

“咯咯,牧爺你對女朋友說話的口氣好溫柔啊。”

“就是,俺們從來都冇見過長官柔情似水的一麵,今天可算見識到了。”

“你們是在調侃我嗎?”

“不敢不敢。”

雖說陳牧冇有生氣,但是戰士們打心眼裡是懼怕他的。

聽了他的話都嚇的直縮脖子。

“行了彆鬨了,好好盯著點娛樂城的動態。”

“今晚順利完成任務,我帶你們去吃大餐。”

眾所周知,陳牧是環球大酒店的老闆,低調的富豪。

他所謂的大餐,那檔次肯定低不了。

想到這兒,戰士們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大概又過去了半個鐘頭,娛樂城依舊毫無動靜。

心急的李剛有些按耐不住了,蹭到陳牧身邊,小心翼翼的探問道。

“牧爺,你剛剛到底在裡邊發現了什麼啊?”

“為啥不能直接揭穿,而要讓我們在外頭埋伏啊?”

明知自己這麼問很不禮貌,但奈何他這個人就是這麼心直口快。

陳牧倒也不以為然,畢竟跟他們相處這麼久,每個人的性格他都清楚。

要想讓血刃特戰隊更加有凝聚力,就必須讓每個人完全融入進來。

陳牧雖然是他們的長官,但更像是他們的家長。

他要帶著大家一步步慢慢適應團隊,在團隊中一點一滴的改變彼此,習慣彼此。

這樣才能在今後的任務中,獲得意想不到的成功。

陳牧收回思緒,朝他微微一笑慢條斯理的解釋道。

“剛纔我在進入房間跟宋子毅過招的時候,我感覺腳下的地板晃動幅度很明顯。”

“而且聲音是空洞的,所以我猜測這個娛樂城很有可能有夾層。”

“今天咱們的突擊行動雖然抓住了頂層的那些人,但是頂多就是個罰款,停業整頓什麼的。”

“要想徹底打掉這個娛樂城,咱們就必須搞出點大動靜。”

“那剛剛咱們為啥不直接請求增援?”

“你們可能不太理解血刃特戰隊存在的意義。”

“你們每個人在經過嚴格的訓練之後,是要打到以一敵百的境界。”

“我現在帶你們五個人出來,說白了就是帶著五百個人。”

“你告訴我,這麼多人在我乾嘛還要請求增援?”

陳牧的話,讓戰士們頓時熱血沸騰,同時也感到了肩上的重任。

的確,遙想當年的血刃造就了軍部一次次的傳奇。

雖然如今冇有那些兵荒馬亂的戰爭,但每一次任務都是他們曆練的過程。

曾經舞刀弄槍,如今更多時候拚的是智謀。

戰士們都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成為陳牧口中那個能夠以一敵百的勇士。

但其實,陳牧說了這麼多最關鍵的原因還是冇有告訴他們。

血刃之所以被編製在軍部以外,並且是個神秘的存在不過是因為他們所承擔的遠遠比想想要多的多。

現在他不能把全部的真相告訴戰士們,是不想讓他們有太多的負擔。

終有一天他們也會麵臨選擇,可能這其中有人會想當年的高亮一樣,棄武從商。

可能有的人,會跟陳牧一樣堅定這份信仰,一直走到最後。

“牧爺快看,有人。”

忽然,一個聲音打破了陳牧的思緒。

他趕緊抬起頭來,隻見黑漆漆的娛樂城大門開啟一道縫隙,一男一女從裡頭走了出來。

陳牧定了定神,對柳宗傑和李剛說道。

“你們倆一組,跟著他們適當的時候進行抓捕。”

“是。”

兩人離開之後,大概在一刻鐘的時間內,又有幾對陸陸續續走了出來。

將戰士們分組佈置好任務之後,陳牧隻身一人重新潛入進了空蕩蕩的娛樂城。

他在黑暗中摸索到了頂樓的那個房間,通過剛剛的打探,陳牧輕而易舉的在辦公桌後邊找到了機關開啟了暗門。

進入到一個夾層空間之後,裡邊的景象讓陳牧大吃一驚。

他快速的拿出手機將自己看到的一切全部拍攝了下來,而後蒐集了許多證據之後快速的離開了娛樂城。

今天的任務到目前為止,已經順利的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

剩下的時間,他開車來到環球大酒店,讓韓冰安排了一個大包廂之後,便靜靜地等候著戰士們的訊息。

叮鈴鈴。

手機鈴響,是柳宗傑打過來的。

“牧爺,任務已經完成。”

“好,我在環球大酒店等你們。”

叮鈴鈴。

“長官,人抓到了已經按照你的命令送回軍部。”

“很好,我在環球大酒店等你們,現在過來吧。”

……

接二連三的好訊息,讓陳牧冷若冰霜的臉逐漸展顏,浮起一抹笑意。

半個小時之後,戰士們陸陸續續的來到環球大酒店。

大家的臉上同樣也都洋溢著完成任務之後的喜悅。

眾人圍坐在桌前,陳牧最先開口說話。

“今晚的任務順利完成,咱們開開心心的吃飯不再談任何關於娛樂城的話題。”

“等到明天一切就都真想大白了。”

“是,長官。”

吃過飯後,戰士們陸陸續續的回了家。

此刻已經淩晨三點多了,當陳牧捏手捏腳的進了家之後,發現黑漆漆的客廳內沙發上好像蜷縮著一個人影。

他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原來是柳如婉。

此刻的她正抱著手機,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陳牧心疼的將她抱起,正要往房間走的時候柳如婉幽幽的睜開了雙眼。

一見陳牧頓時從他懷裡挺起身,雙手緊緊的抱住他的脖梗。

情不自禁的吻上他的臉頰。

“你終於回來了。”

“怎麼在客廳睡著了?”

“夜黑風高的,萬一感冒了怎麼辦?”

“我晚上看到網上的那些不實訊息,氣的渾身打顫。”

“恨不得立馬就把那些傢夥揪出來,狠狠的揍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