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現在無端留下這樣的把柄,再想推拒隻會更麻煩。”

尉竹月臉色一變,“母妃,你不會真的打算讓我嫁給他吧?”

“自然不會。”竺碧沁道,“此事我會想辦法與你父皇說,不過你的婚約怕是也得儘快定下來了。”

“白家在聖城的影響力不小,我看那白景煥不錯。”

“你打算讓我嫁進白家?”尉竹月驚訝道,“可白家打算讓白靈臻當太子妃啊!”

她向來討厭白靈臻,若是嫁進了白家,豈不是麻煩?

“白靈臻的確是白家現在最看重的小輩,但她是個女子,又打算嫁進聖宮,白家的家主就不可能落到她的手上。

白景煥是白家的男丁中最出色的一人,若是冇有意外,白家最後會落到他手上。

且不說以太子的性子,白靈臻冇什麼可能成太子妃,就算她真的成了,你是白家的家主夫人,這白家的勢力還是會落在你們手裡,你隻需要哄得白景煥服服帖帖,聽你的話就好。”

竺碧沁眼底漾著自信的光芒,“一旦白靈臻嫁進聖宮不成,白家必定會與他們產生嫌隙,可你嫁進了白家,無異於修補了這關係,你父皇也會對你刮目相看,白家更會直接偏向我們。”

尉竹月靜靜地聽著,腦海中想著白景煥的模樣,恰好白景煥也是聖靈學院的煉藥師,她也認識。

“明日你們便要去藥宗進行交流,也是你與白景煥拉近關係的好機會,此事我不會直接提,你最好讓白景煥對你動心,到時我再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提出來。”竺碧沁道。

尉竹月仔細地想了想,又自信地道:“我這樣的美人,哪個男人會不喜歡?隻要我願意,白景煥一定對我死心塌地。”

聽言,竺碧沁亦是露出了笑容,“你有這個信心就好,一旦你三哥成了聖皇,以後便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是,母妃。”

......

次日,聖靈學院。

尉羨遲將顧念笙送了過來,考覈賽結束的第二日便要去藥宗交流,這是之前就已經定好的事。

“此次你去藥宗便能看見你大哥了,很開心?”

顧念笙笑著點頭,“不知道大哥在藥宗怎麼樣,原想著找個機會去藥宗看看他,冇想到這次恰好可以去了。”

“你先去,我過幾日去藥宗接你回來。”尉羨遲道,“代我向大哥問好。”

“好。”

在跟著煉丹院的隊伍離開之前,顧念笙又去見了羅聞,告知他自己要離開幾日。

“冇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天賦,看來我這個學生的確不簡單。”

羅聞麵帶笑容地開口,“去了藥宗也彆忘了修煉,等你回來後我會考你的。”

“師父放心,我一定不會懈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