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蘭芳下樓,抱歉開口,“昨晚,末文練琴到半夜,這會剛起。”

厲上南點頭,看著兩人說道,“梁姨,安叔!我想把陳姨調回到醫院,照顧我爸。”

男人聲線平直,隻是通知,並不是商量。

“末文這裡?”梁蘭芳皺眉,顯然冇想到他會把陳姨要回去,這女人在厲家的地位可不容小覷。

厲上南撥著茶蓋,“她由你盯著,到時再請個阿姨幫你,應該不會有問題。”

“醫院那邊重要,”安道成朝梁蘭芳使了個眼色,“讓陳姨回去。”

梁蘭芳點頭,“行,我去把陳姨叫來。”

“麻煩你了!”厲上南朝她點頭。

梁蘭芳轉身,寡著臉朝後院走去。

“上南!”安末文提著裙襬快步下樓。

厲上南朝她勾了下嘴角,“我接陳姨回醫院,讓她照顧我爸。”

“這的確是最好的安排,”安末文善解人意地點頭,“陳姨做事讓人放心。”

見梁蘭芳領著陳姨出來,厲上南便站起身,“那我先送陳姨到醫院。”

“這段時間多謝陳姨照顧我家末文,”梁蘭芳看著陳姨說著場麵話,“謝謝你!”

陳姨看了眼安末文,衝她搖頭,“這是我分內的事。”

“那我們先走。”厲上南朝幾人點了下頭,轉身朝門外走去。

目送車子離開,安末文臉上的溫婉的笑容淡去,“他竟然把陳姨要回去!”

“我們再請個金牌保姆回來照顧你!”梁蘭芳說道,“不會比她差。”

安末文冷冷地瞥她一眼,“這女人照顧上南很多年,在他心裡的位置,那些金牌保姆能比?”

“等你以後嫁進厲家,”安道成不在意地說道,“她還是會伺候你的。”

剛說完,他放在茶幾上的電話響起來。

安道成趕緊跑過去,一看是羅君的號碼便接了起來,“什麼事?”

“我跟你的事,厲權業知道了。”經過一晚的深思熟慮,羅君還是決定把這事告訴他。

安道成一急,“你說什麼?”

“厲權業已經知道我跟你的關係了。”羅君重述一遍,聲音陰冷。

安道成手裡的機子差點飛出去,“他怎麼知道的?”

“五年前,羅麗假日酒店8888號房。”羅君嘲諷地笑了下,“他很早就知道了。”

安道成冷汗唰一下就下來了,“怎麼會這樣?”

“怪不得這幾年,他總往外麵跑,”羅君嗬了聲,“我都要讚他一句忍者神龜了。”

安道成看著進來的兩人,“那末文跟上南的事不是要泡湯了?”

“對,他絕不同意末文嫁進厲家!”原先的計劃,羅君知道已經行不通了。

安道成擦著腦門上的冷汗,眼底冷光亂竄,“末文跟上南的幸福,你可不能不管。”

“我再想想。”羅君回了句,便掛了電話。

見安道成捏著手機神色慌亂,安末文微微眯了眼,“發生什麼事了?”

安道成掙紮了會,“五年前,厲權業就知道我跟你羅姨的關係。”

“那時,我就警告過你們做事彆太囂張。”梁蘭芳冷笑,“可惜,冇人聽啊!”

安道成瞪她一眼,“現在,末文嫁進厲家纔是大事。”

梁蘭芳盯著安末文這張神似安道成的臉,“你找羅君,讓她想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