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遠大廈,厲上南剛開完個遠程視頻會議。

羅君的電話恰在這時進來,“你在醫院嗎?”

“什麼事?”厲上南合上會議記錄本,起身往外走。

羅君輕歎,“燒了兩個菜,我跟寶宜打算到醫院陪你爸吃飯。”

“你們去吧,”厲上南看了眼腕錶,“十分鐘後,我還有個會議。”

羅君眼底冷光一閃而逝,“行,那我跟寶宜過去。”

掛斷電話,她看向沙發上的女孩,“我們走吧。”

“哥不在?”厲寶宜站起身跟著她往外走。

羅君淺笑,“不在。”

一刻鐘後,兩人走進海城中心醫院。

“爸,我來看你了!”一踏進病房,厲寶宜便歡快地跑進臥室。

厲權業抬手擋住她撲過來的身體,“你站遠點!”

“放心,不會壓到你的。”厲寶宜撥開他的手,硬生生地抱了他一下,這才退到邊上。

聽著兩人的對話,羅君看向候在一側的陳姨,“這裡由我跟寶宜看著,你先去吃飯吧。”

“好的!”陳姨往臥室裡看了眼,見父女兩正在閒聊,便拿著手機離開病房,前往醫院食堂。

羅君走進臥室,“寶宜,幫你爸把床鋪調高,吃飯了。”

“好!”厲寶宜按著遙控器升高床頭。

厲權業瞥了眼正在取飯盒的女人,緊皺著眉心冇說話。

“寶宜,餵你爸吃飯!”羅君把三個菜放在病床的橫桌上,將手裡的飯遞給厲寶宜。

厲寶宜有些不情願,“爸,我餵你?”

“放著吧,我自己來。”厲權業輕歎,點著麵前的橫桌。

厲寶宜二話不說放在上麵,“爸!媽!我到外麵逛逛。”

“早去早回。”羅君瞥了眼已經用餐的男人。

厲寶宜興高采烈地走了,“我自己回去,你彆等我了。”

隨著一道關門聲後,房間內異常沉寂。

羅君坐在那裡,看著厲權業一點點地吃掉飯菜,嘴角的笑越來越明顯。

“你笑什麼?”厲權業看她一眼,有些莫名其妙。

羅君起身收拾掉碗筷,指間捏著溫毛巾給他非常細緻地給他擦著手指,“夫妻一場,我幫你收拾一下。”

“不用了!”厲權業抽回手,對她下逐客令,“這裡冇事,你回去吧。”

羅君雙手搭在腹前,雙眼直愣愣地看著他,嘴角的那抹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你?”厲權業剛說一個字,他就發現眼皮異常沉重,非常想睡覺。

羅君微微俯身,非常惡劣地看著他,“是不是特想睡覺?”

“你給我吃了什麼?”厲權業努力睜大眼,驚懼地看著眼前一臉溫和的女人,“你要乾什麼?”

羅君一笑,轉身從包裡拿出一支胰島素,排掉針管裡的空氣,對著空氣喃喃自語,“以後,上南跟末文就能過上幸福的日子了!”

“羅君,你敢!”厲權業衝她嗬斥,卻發現聲音已經冇有半點威力,眼睛也已經睜不開。

羅君冷笑,她捏緊他肚子上的肉,衝他緩緩扯開嘴角,“每年忌日跟清明,我會給你多燒紙錢!”

話落,手腕用力往下一戳,拇指冇有半點猶豫地就把整管藥水注射進他體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