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們認識秦川的時間都不長,但是相處之中都發現了這個男人身上的閃光點。

鍼灸很快結束,當銀針一根根拔下的時候,海長青睜開眼睛後長出一口氣。

他知道白漆臨說的很神,但冇想到效果竟然這麼快!

僅僅是五分鐘左右的鍼灸,剛纔還隱隱作痛的頭現在一點事都冇有了,而且十分輕鬆。

“注意不要熬夜,氣虛和貧血需要休養和藥物的調養。”

秦川晃晃悠悠地將銀針收起來,卻不想海長青直接倒了一杯酒遞到了他麵前。

“中醫能在秦先生手中得以使用成這樣,讓老夫看到了未來啊。”

一番話讓在場人都愣住了,不明白為什麼海長青突然這麼激動。

彆人不知道,吳木平卻再清楚不過了,因為前段時間的論文裡麵,他所寫的就是關於中醫漸漸消失,逐漸失傳的事情。

現在科技發達的時代,西醫已經占據了人們的生活。

從古時候的拿方抓藥到鍼灸推拿,這種老祖宗留下的手法會用的人越來越少。

“海老言重了,物儘其用而已,能用到我的,自然不留餘力。”

秦川雖然神情恍惚,但他心中的想法卻冇有改變。

“好一個物儘其用,現在的年輕人不像是我們以前了,老白你看看人家這麼謙遜,咱們這代人已經老了,來一起喝一個?”

海長青聽到秦川的話頓時仰頭長笑,舉起酒杯便要拉著白漆臨一起給秦川敬酒。

秦川此時已經有點迷糊了,但對於海長青的敬酒他還是接下了。

畢竟對方是秦城的秘書長,往後如果出了什麼事情的話,說不定對方幫忙解決一些麻煩。

可是……他就算再能喝,也架不住五個老頭對自己輪番轟炸啊!

“秦先生今天多謝了,過不了多久我們還會見麵的。”

海長青喝了兩杯之後便打算離開,臨走前意味深長地看了秦川一眼。

秦川此時舌頭都大了,也冇去在意這句話,看著白漆臨將海長青送走之後,本想帶著母親回去,卻發現那三個女人竟然在圍著嘰嘰喳喳地拚酒!

看著母親高興的樣子,秦川無奈搖了搖頭。

難得今天這麼高興,讓她們好好玩儘興吧。

躲開了諸葛權襯和錢老猴的敬酒,秦川藉著尿遁就跑到了衛生間。

“不行這些老傢夥太能喝了,以後這種酒局還是少去為好。”

來到衛生間後秦川運轉著體內的功法,用真氣將酒精逼出去以後,雙眼恢複了清明。

其實隻要秦川願意,冇有人能喝過他,一邊喝一邊用真氣逼出體外,喝酒就好像喝白開水一樣。

但今晚上都是回到秦城以後對自己有所幫助的人,秦川也就真心實意地和他們在喝。

至於海長青今天能來,秦川也是一點都不意外。

白漆臨是想為了自己的以後鋪路,所以纔將這個秦城秘書長叫了過來。

這是目前的秦川並冇有為以後到底要走什麼路做打算。

“不久還會見麵……”

看著窗外的月光,秦川回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就好像做夢一樣。

其實他現在心中有些迷茫,當大仇得報以後迴歸到正常生活,好像除了自己能幫助到身邊的人治病之外,並冇有其他的事情可做。

雖然神秘的黑三角組織在暗處威脅著自己,但隻要冇有威脅到家人,秦川一點都不怕。

整理了思緒後秦川洗了把臉,走出衛生間後見到不少人正拿著相機蹲在酒店大門口。

這年頭,狗仔都這麼敬業了,他們喝了一晚上酒,這些狗仔就硬生生蹲了一晚上。

冇去理會這些狗仔,當秦川進入到房間之後發現那些老頭竟然都已經走了。

隻是……他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東西?

秦川看著三個醉醺醺的女人還在推杯換盞,一旁的趙慧琴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通過一晚上的時間,她對這三個漂亮的女孩都有了瞭解。

要是她們都能當自己兒媳婦,那得多幸福啊!

秦川不知道趙慧琴心中的想法,他現在最為頭疼的是這三個醉央央的女人怎麼辦。

不用想都知道,那三個老傢夥是故意把她們孫女女兒留在這裡的。

“媽你等會,我去給她們開個房間送去。”

秦川黑著臉轉身就要去前台,卻被趙慧琴給叫住了。

“川子咱彆墅的傢俱熙淩已經安排送上門安好了,今晚上咱就能去彆墅,還住什麼酒店啊。”

趙慧琴一晚上也喝了不少,臉上紅光煥發的抑製不住內心的欣喜。

“你個木頭疙瘩,都喝成這樣了住酒店多不安全啊,今晚上就把她們都帶到彆墅裡麵去。”

見秦川還是一副木頭模樣,趙慧琴有些恨鐵不成鋼。

這孩子怎麼和他爹一樣,都是鋼鐵大直男呢。

秦川一陣無語,他不知道這三個女人給母親灌了什麼**湯,竟然比對自己還好。

要不是從小在家裡長大,秦川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親生的……

拗不過母親,秦川出門打算找車的時候,發現周啟榮的司機老王正在門口等著。

“秦先生,周總專門吩咐,讓我在這裡等著送你們回去。”

秦川抽了抽嘴角,徹底無語了。

這個老傢夥竟然還把司機都留下來了!

好不容易將三個軟若無骨的女人都抗到了車上,秦川正打算坐到副駕駛去,卻被趙慧琴揪著耳朵扔在了後麵。

“告訴你啊,我累了回去以後要睡覺,你們就在一樓就行。”

趙慧琴通過後視鏡看著秦川,眼神中止不住的欣喜。

不管秦川選擇了誰她心裡都很開心,一晚上的時間她已經將三個女孩的品性家境瞭解了個便。

秦川聽到這句話直接被梗住,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聽母親這個意思,今晚上他要自己一個人負責三個女人!

好不容易回到彆墅,趙慧琴下車就徑直進了彆墅,而一旁的司機老王卻坐在駕駛室一動不動。

“真行,你們家小姐就這樣讓你賣了。”

秦川下車後看著三個倒在座位上的女人,無奈地一聲長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