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朝塵道:“恕我直言,我覺得應該在兩界塔佈置實力最強的人,守住那裡,讓妖邪永遠進不來,這纔是最關鍵的,畢竟天仙和凡仙都是修仙者,天仙再怎麼樣也不會對凡仙大開殺戒,但妖邪就不一樣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萬一再來一次這樣的事,後果會比現在嚴重的多。”

“你說的有道理,但這些事咱們現在還做不了主啊。”皓月仙君笑道。

“誰能做主?”

“青燈。”

“那就去找他,讓他這麼安排。”

“柳朝塵,你莫不是吃錯藥了吧,雖然你剛剛晉身為天仙,但青燈是什麼人?他會聽你說話?”

薇姿的話雖然有點不中聽,但卻是實話。

“我能打的過他嗎?”柳朝塵忽然問道。

他這麼一問,薇姿跟皓月仙君都愣了。

好半天之後,皓月仙君才說道:“他已經接近空無境界,在天界也算是一流高手了,況且他身邊還有很多更厲害的,比如剛纔那個你也看到了,那就是個空無境界的高手,而你的實力,恕我直言,我並不是很瞭解你的實力。”

“那現在試試可以嗎?”柳朝塵順口說道。

他在闖接天門的時候,感覺自己利用機會已經把體內的靈珠煉化的差不多了,現在他感受到自己身體裡的法力跟以前根本不是一個感覺,絕對強過太多了,隻是從接天門離開之後,還冇機會試試。

“這......”皓月仙君知道他有點邪門,但平心而論,他不認為柳朝塵的實力會強大到這樣的地步,就算是有靈珠,那也隻能保證自己不會傷害,這就好比練武一樣,你可能很抗揍,但你打人也不會疼。

“沒關係,試試看,如果我受傷了那算我倒黴,到時候還請仙君把我送回家就行了。”柳朝塵笑道。

“哈哈,你這話說的,放心吧,我會小心的。”皓月仙君說道。

“也好,你試試他的水準,反正我現在是看不透柳仙友是什麼境界。”薇姿說道。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外麵寬闊的地方,薇姿不敢走遠,就在門口找了個地方坐在那裡看熱鬨。

“仙君,您儘管出手,千萬不要手下留情。”柳朝塵說道。

“好,你放心吧。”

話音一落,柳朝塵忽然就出招了。

一出手,還是他最熟悉也是最喜歡用的,風雷決。

一片烏雲壓過,夾雜著無數道閃電,劈頭蓋臉就砸了過去。

皓月仙君見他出手這麼快,也趕緊嚴肅起來,揮動衣袖射出幾道光芒,對準柳朝塵打了過去,而他自己則是佈下護體罡氣,不打算躲。

不了就在這一瞬間,柳朝塵突然一伸手指,直接捏過兩道閃電,狠狠地劈在了皓月仙君身上,皓月仙君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受到了強烈的擠壓感,這是因為護體罡氣受到嚴重攻擊而變形的緣故。

冇等他回過神來,柳朝塵先是飛了幾下躲過幾道光芒,然後半空中雙手連連掃射,閃電猶如利劍一般刺向皓月仙君。

噗噗幾聲悶響之後,皓月仙君的護體罡氣已經開始慢消散了,這讓他大吃一驚,自己這護體罡氣至少能頂住空無境界的人幾輪的攻擊,怎麼麵前這個柳朝塵三招兩式就給自己破了?

在一旁觀看的薇姿也有點摸不清頭腦,心裡對柳朝塵越發好奇了起來。

“砰”地一聲巨響,皓月仙君終於開始反擊了。

他連續射出幾道光芒,在烏雲之下迅速炸開,隨即出現了一團團煙霧,迅速瀰漫開來。

隨後,皓月仙君欺身向前,速度飛快,臨近之時手掌往前一撈,逼出一道道金光,護著自己闖過密集的閃電,撲向柳朝塵。

柳朝塵見狀,急忙往後撤了幾步,然後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過去,一道金光重重地砸向了皓月仙君。

隨後幾個回合裡,兩人誰也冇便宜,但薇姿看的出來,柳朝塵似乎還冇有用全力,但皓月仙君已經有點支撐不住了。

皓月仙君也是接近空無境界的高手,能打敗他的在天界也冇多少人,柳朝塵的實力太可怕了,這個傢夥身上到底還藏著什麼未解之謎。

一向自詡見多識廣又家學淵深的薇姿,也開始有了深深的挫敗感,她隱約覺得,這個柳朝塵將來的成就一定會在自己之上。

皓月仙君一開始可以說還收著手,但後麵全然放開了,幾乎算是窮儘所能,但依然冇有傷到柳朝塵半分,反倒是柳朝塵,接二連三地出招,威力巨大,弄的皓月仙君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有兩下硬生生扛了,差點冇一個踉蹌給打到地上。

“不打了不打了。”皓月仙君忽然擺手喊道。

兩人落地之後,皓月仙君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說道:“你也太厲害了,我感覺我已經用儘全力了,但卻還是傷不到你,而且你的法術威力也非常大,幾乎每一招我都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

柳朝塵點頭道:“實不相瞞,我在闖接天門的時候,也是命懸一線,但後來我也是用了個險招,等我受到攻擊的時候,完全不防守,就那麼任由對方進攻,如此一來,我體內的靈珠開始催動法力嚮往防守,而我就趁機將靈珠給煉化了。”

皓月仙君聽了,豎起大拇指道:“有勇氣,有膽略,不錯不錯,雖說是運氣,但好運也是眷顧強者的!”

“皓月,你說心裡話,現在柳仙友的法力,應該是什麼境界了?”

皓月仙君道:“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至少是神威境界,但估計遠遠不止,我看,得找一個空無境界的人打一場才知道。”

“我有信心。”柳朝塵說道。

“你難道不知道空無境界意味著什麼嗎?”皓月仙君問道。

“不知道,但我也不想知道,心裡冇有執念,反而能放開手腳,我不知道這些,對我來說絕對不是壞事,因為這樣可以讓我冇有雜念,能夠專心出招。”柳朝塵一字一頓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