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的朝議是大朝,所有閣臣、七部尚書侍郎加上都察院的都禦史、副都禦使、僉都禦史,當然也還有作為擺設的左右監國。

張馳和張驌都是第一次參與如此正式的大朝議,尤其是麵對著平時很難見得如此齊全的尚書侍郎以及禦史們,都是正襟危坐,不敢做聲,深怕那位朝臣把話題拋給自己,萬一答錯了,那可就在諸公眼裡大大失分了,冇準兒就會影響到未來皇位的繼承。

寧肯不說,也勝過說錯。

麵對李三才的指責和諉過,張景秋心知肚明,這個傢夥是真著急了,他乾咳了一聲,環視了周圍一眼,這才緩緩啟口。

作為都察院左都禦史,必須要就對方的話語給予迴應,否則這頂帽子若是扣在都察院頭上,那就成了都察院失職了。

“道甫,劉白川是當年寧夏平叛時最先投誠的,他還不算最後招安的,正是因為他的投誠才促使叛軍的內部崩散,也才使得平叛得以迅速完成,而且都察院和龍禁尉都調查過,當初劉白川其實是不太讚同劉東暘、土文秀和許朝他們與哱拜聯手叛亂的,這一點龍禁尉北鎮撫司裡有檔案記載。”

“投誠又如何?還不是見到局麵不對才投誠的?”李三才蠻橫地反駁道。

“道甫,話不能那麼說,當年平叛時我和自唐以及修齡都在,劉白川的情況我們都很瞭解,他並非那種追名逐利之輩,若非石光玨貪婪無度,寧夏鎮被他折騰得民不聊生,也不至於逼反這些人,說句實話,便是哱拜哱承恩父子和他們蒼頭軍,也是實打實悍將驕兵,要以我看,並不比牛繼宗的宣府軍遜色多少,若是能留在此時來平定江南,何等好事?或許若冇有那寧夏之亂,義忠親王也未必有這個膽量來舉起造反。”

柴恪出麵予以反駁,但語氣還算客氣。

在戶部尚書鄭繼之去年致仕後柴恪就是朝中湖廣士人中僅次於商部尚書官應震的二號人物了,熊廷弼、楊鶴、郭正域、畢自嚴這些湖廣精英士人身份地位都還要在他之下。

而且當年正是他以兵部右侍郎的身份出征平叛,一舉平定了寧夏之亂,對於軍務他也是有話語權的,就是李三才也要給幾分薄麵。

“子舒,你對這些武人的德操未免太高看了。”李三才淡淡地來了一句。

“道甫,就事論事,劉白川收縮兵力,後撤到雞澤、曲週一線,也不算什麼,他手裡隻有兩萬人,要防禦從钜鹿到南邊東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可能,馮自唐留他在這一線數百裡地上不過是虛晃一槍掩人耳目罷了,否則,劉東暘憑什麼一舉突破碭山、豐縣、沛縣,奪下夏鎮?陳繼先的淮揚軍雖然弱了點兒,但是他好歹也是帶兵多年的宿將,冇那麼容易就被人糊弄住的,若非把戲演好,豈能瞞得過他?”

柴恪的話讓李三才一時間為之語塞,好在楊鶴打了圓場,“子舒,但是劉白川這一撤,不但真定府東邊兒一大片全丟,連帶著把廣平府北部和順德府東部都給丟了,連順德府都為之震動,順德知府上書朝廷,就差點兒要逃命了,牛繼宗撿了一個大便宜啊,這一片可是五六個縣呢。”

“真定府丟了可算不到劉白川頭上。”柴恪瞥了楊鶴一眼。

他當然明白楊鶴的意思是不欲和李三才弄得不愉快,可李三才同意了徐大化的推薦讓蘇晟度掌軍,結果導致五萬山西鎮大軍被殲滅,讓柴恪痛徹心髓,現在從哪裡去湊這五萬人來增補北線?

雖然他不是兵部尚書,但是這一敗直接動搖了朝廷的根基,京畿震動,京師城中議論紛紛,民心浮動。

若是不能立即拿出對策來,讓宣府軍和大同軍就這麼占著北直、山東如此大一片地方,不但讓馮唐在南邊的一場完美突襲效果頓時大打折扣,關鍵在於可能讓宣府軍和大同軍就能這麼拖延下去了,那朝廷就危險了。

“五六個縣冇什麼,他們也未必能占得穩,關鍵是我們怎麼迅速奪回來。”柴恪看了一眼一直冇怎麼說話的兵部尚書張懷昌,“懷昌公,現在的局麵可拖不得了,一拖可能就要拖過夏糧收割了,我們不能讓牛繼宗和孫紹祖他們好整以暇優哉遊哉地在現在地盤上大肆收糧,我們知道這樣的後果,我們拖不起!”

柴恪沉重的話語讓在座除了張馳和張驌二人外的所有人都臉色晦暗,是啊,一旦宣府軍和大同軍守住了眼下局麵,拖到下半年,甚至秋糧收割,那恐怕就真的是天下大亂了。

山東北直這一片算是整個北地情況最好的了,斷了江南湖廣漕糧,還丟了山東和北直這一片,山陝旱情的嚴重程度必須要依靠朝廷來賑濟,否則必定要出大亂子,難道還能依靠河南不成?

“必須要想辦法將孫紹祖的大同軍攆回山東,真定、順德和廣平這邊也必須要奪回來,而且最好把東昌府奪下來,隻有這樣宣府軍和大同軍才難以靠山東這邊維持下去。”韓爌出列道:“可是現在朝廷手中無兵,單靠尤世祿那點兒兵肯定不行,但薊鎮尤世功那裡的兵已經不能再抽了,我們不得不防著察哈爾人的趁火打劫,現在京畿本來人心不穩,一旦察哈爾人打進來,恐怕就不是前年那樣的情形了。”

韓爌算是在座眾臣中少數幾個知兵的了,除了張懷昌、張景秋、柴恪外,楊鶴算是半個知兵的,也就隻有他了。

張景秋緩緩搖頭:“奪下東昌府恐怕都不夠,或者說意義不大,如果他們守住了兗州府,打通了和徐州那邊的運河通道,就算是丟掉東昌府和濟南府,也能夠把戰局拖到下半年,那我們就會有很大的麻煩。”

張景秋看得更深一些,或者說把話說透了,隻要戰事拖到下半年,朝廷就會有麻煩,拖到年底,也許朝廷就維持不下去,局麵崩盤,到時候隻怕大家就隻能拱手讓給南京了,總勝過山陝的叛亂橫掃整個北地吧?到時候冇準兒大周天下就不再姓張了。

對於山陝麵臨的危局,朝廷已經做過幾次評判了,而且也派出了多路特使秘密前往山陝那邊暗訪,得出的結果都是極其危險,猶如滿山乾草,隻需要一點火星子就能引燃,如果這些地方官府得不到江南湖廣的錢糧支援,幾乎冇有可能解決那邊的危機,危機的爆發也就是時間和時機的問題。

除了這個危機外,也就還有江南人心的問題,一旦北地遍地烽火,那麼江南那些現在還在暗中支援朝廷的商人,還在觀望的部分士紳,隻怕就會立即投入南京偽朝懷中,到那時候朝廷也根本無法維持下去了。

“也就是說,今年年內我們最起碼必須要奪下山東,這不僅僅是戰事需要,同時也是給江南和湖廣的一個宣示,朝廷有能力逐一收複各地,而且正在一步一步實現,這樣也能鼓舞人心。”葉向高終於發言了,“我們要麵對的不僅僅是正麵的宣府軍和大同軍,更要麵對各地的人心士氣,這是支援我們朝廷不倒的關鍵。”

“進卿兄說得冇錯,這一場對決不僅僅是戰場上的搏殺,更是人心民望士氣的爭奪,如何來贏得人心民望士氣,那就要從各方麵來證明朝廷的勝利,戰場上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贏得了山東戰事,我們就能證明自我,贏得人心民望士氣,進而獲得更多的支援,而這樣也能讓我們有更充裕的力量來贏得戰爭,這就是一個良性循環,……”方從哲也接上話。

“歸根結底,我們要打贏眼前這一仗。”齊永泰沉聲道:“但現在我們怎麼來打贏?北線許多更多的軍隊,從哪裡來?”

“或許可以從正在組建的新宣府軍抽調一部?”張懷昌冥思苦想,最後擠出一句話。

“那能抽掉多少?一萬?兩萬?”李三才反問。

“京營呢?或者上三親軍?”吏部尚書高攀龍遊目四顧,試探性地問道,他對軍務不熟悉,隻知道現在京師城內就隻有這兩支軍隊了。

“京營?”李三才冷笑,“上三親軍,能上戰場麼?不怕重演三屯營之故事?”

一句話把在座眾人都堵得無話可說,三屯營之敗是京營之恥,而上三親軍戰鬥力恐怕連京營還不如,能上陣麼?

“宣府軍可以抽調一部,但遠遠不夠,要不就隻能從遼西調兵了。”張懷昌歎了一口氣,他也看不上京營和上三親軍,“但建州女真那邊,雖然內喀爾喀人答應幫助策應支援,但是這種把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的事兒,從來做不得數,隻能有錦上添花的事兒,不能指望雪中送炭啊。”

大殿內一片沉寂,實在是再也想不出其他辦法來了,可冇有三五萬兵力新增,憑什麼把孫紹祖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