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破結界了,打破第幾層結界了?"饒是六長老也嚇到了。

雖然知道第二道結界或許攔不住他們,但他怎麼也冇有想到,第二道結界那麼快就破開了。

"第二層。

"

"那第三層呢?"

"第三層還冇有破開,大長老說破不開的,但太上長老說,如果他們天焚族閉關的高手齊出,或許有可能會破開第三層結界。

"

"行了,你先退下吧。

"

"那您不去......"

"讓你走就走,哪來那麼多廢話。

"

"是......"

下人走了後,六長老來到顧初暖麵前,心情有些忐忑,"阿暖,你說天焚族應該不可能高手齊出,跑來攻打我們玉族的吧。

"

顧初暖搖搖頭,神色凝重,"或許有可能會。

"

"真要打起來,玉族跟天焚族鹿死誰手還不知道,而且又是在我們玉族的地盤,自然是我們玉族占了優勢,他們敢來,我讓他們一個也回不去。

"

"玉族的實力跟天焚族表麵看是差不多。

但實則......真要打起來,玉族根本不是天焚族的對手。

"

顧初暖頓了一下,繼續道,"為了幫我封印血咒,玉族犧牲了太多太上長老,實力大損。

好在玉族有千年底蘊,殺陣陷阱自然是少不了的。

"

"那是自然,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多著呢。

"

"玉族很多年冇有跟天焚族正式打過仗了吧?那麼多年過去了,天焚族有冇有七階高手,你知道嗎?"

"他們如果有七階高手,早就對付我們玉族了,還用得著等到現在。

"

"當初我也是七階高手,不也冇有去打天焚族?"

"你把我繞暈了,你到底想說什麼?"

"天焚族應該綢繆已久,早就想攻打玉族,隻是苦於找不到玉族的入口。

這一次他們不僅找到了入口,還有我們挾持少族主溫少宜,他們可以以此發兵,攻打玉族,也算師出有名。

"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有可能會傾舉族之力攻打玉族?"

"是,最重要的是,七顆龍珠我們已經找到了,如果他們不趁這最後機會把我們玉族一網打儘,等我們融合了龍珠,他們想滅玉族談何容易?"

"那還愣著做什麼,趕緊去找大長老他們呀。

"

"太上長老應該已經猜到了這一點,所以纔會如此緊張。

"

顧初暖看了看自己背上還在昏迷的溫少宜。

本來他們冇有破開第二層結界,她還可以把溫少宜送走。

眼下第二層已經破了,隻剩下第三層,無論如何她都不可能打開了。

溫少宜也是送不出去了。

除非太上長老願意放他離開。

可太上長老如果願意的話,又怎麼會對溫少宜趕儘殺絕。

她犯難了。

思來想去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排溫少宜。

六長老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排,索性道,"要不我們把他丟回無儘深淵吧。

"

顧初暖瞪了他一眼。

丟回無儘深淵?那跟殺了他有什麼區彆。

"他琵琶骨被挑,武功儘廢,又傷得那麼重,說句難聽的,就算全力醫治也不一定醫治得了,何況我們現在大敵當前,哪還有時間顧得上她。

"

"先把他帶到我房裡吧。

"

"你瘋了嗎,帶到你房裡?他可是天焚族的少族主,你就不怕彆人發現?"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再說了,我房裡不是有一個暗室嗎?先把他放在暗室裡,誰會知道。

"

其他的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思及此,顧初暖加快腳步,一邊避過重重守衛,將溫少宜放在自己寢室的暗夜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