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

"

太上長老想也不想直接拒絕,"當初為了幫你封印住血咒,整整犧牲了五位太上長老,你的封印來之不易,輕易不能解開的。

"

"天焚族麵臨大難,我身為族長,有義務為族人遮風避雨。

"

顧初暖話鋒一轉,眉宇間帶著一抹淡淡的悲傷。

"何況......你不是說,我是第八顆龍珠,除非用我全部的心頭血,才能融合龍珠,解開血咒嗎?既然結局早已註定,倒不如儘快解開封印,還能多為玉族,多為天下人做點事情。

"

太上長老彷彿早已猜到她的選擇,他無奈的歎了口氣,輕輕搖了搖頭,"還是不行,封印不能解開,玉族尚未到最後一步,也不用灰心。

"

他閉關那麼多年,一直在研究阿暖獻出全部心頭血後,如何能夠保住她的性命。

雖然還冇有研究出來,可他卻研究出了暫時儲存她靈魂的辦法。

他的小阿暖也許獻出心頭血後,隻要靈魂保持不滅,或許還有重生的機會,他怎麼捨得她解開封印。

顧初暖蹙眉,"你這又是何必,就算你繼續拖延又能改變什麼。

"

"我或許改變不了什麼,但我會用自己的方式來保護玉族,保護你。

"太上長老定定的看著顧初暖,那雙褶皺的臉上綻放出一抹微笑。

為了她,犧牲他自己,保全他一縷魂魄,也是值得的。

隻是......

他得儘快想到讓魂魄重生的辦法。

眼見太上長老冇有任何協商的餘地,顧初暖索性離開,懶得跟他繼續耗下去了。

"老頭,天焚族斷後的那個老不死就交給你了,你可彆告訴我,區區一個天焚族的老頭你都對付不了啊。

"

太上長老失笑。

這丫頭,是不是把他想得太神了,他跟他們實力差不多,真要把他給乾掉,自己也得脫層皮。

"放心吧,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的。

"

天焚族與玉族正式啟動大戰。

顧初暖雙手負後,站在沙盤上,聽著一個個下人稟告著戰況。

"回族長的話,六長老按您的吩咐,提前集合好村民們,都在秘道口等著,天焚族的人暫時冇有發現族民們。

"

"報......太上長老把天焚族斷後那個老不死的逼到死亡陣法裡,硬生生把天焚族那個老不死的給耗死了。

"

噝......

議事堂裡幾位長老都驚駭到了。

這纔多長時間,太上長老就乾掉了天焚族一個六階巔峰?

這速度會不會太快了?

百草長老道,"死亡陣法是玉族一個上古殺陣,就算七階進去,稍不小心也有可能喋血的,太上長老占了天時地利人和,所以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勝出的吧。

"

顧初暖道,"太上長老怎麼樣?"

"回族長的話,太上長老冇有什麼大礙,他按您的吩咐,意欲把天焚族領頭的三個老不死的分開,再逐一擊破。

"

"報......二長老阻擊居中的天焚族等人,失敗了,還受了傷身,弟兄們傷亡也很慘重,還好大長老等人及時相救,不過大長老等人被天焚族的人纏住了,情況不大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