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顧初暖聲音響起的,還有一道掌風。

暗黑太上長老條件性的將掌風劈散,抬目望向由遠及近火速前來的顧初暖。

因為她的突然闖入,暗黑太上長老剛剛凝聚起來的狂風暴雨被打斷。

荒野間,一男一女,一老一少對麵而立。

男的已經年過古稀,全身上下精力充沛,神采奕奕,一點也看不出有老邁的感覺。

女的正當豆蔻年華,一身紅衣,火豔妖嬈,山風吹過,吹得她的衣裳獵獵作響,彷彿下凡的九天玄女。

顧初暖伸出青蔥般的玉手,撩了撩被山風吹亂的額發,嘴角綻放一抹璀璨的笑容。

雖然實力差距甚大,可在她身上,並冇有看到任何自卑的感覺。

"老頭,你想來玉族欣賞欣賞美景,直接知會我一聲就好了,何必這樣偷偷摸摸,費儘千難萬險的進來呢,萬一誤闖了殺陣,傷了您老人家,我這內心都過意不去。

"

暗黑太上長老冷眸一立,強者的威壓馬上擴散出去,意欲把眼前囂張的女人壓下去。

然而她卻紋絲不動,依然顧盼淺笑。

暗黑太上長老威壓不斷肆放,一波強過一波,她還是鎮定如風。

饒是暗黑太上長老也不禁佩服顧初暖的膽魄。

小小年紀,有這等武學造詣,又有臨危不懼的膽量,年輕一輩中少有了。

"不愧是玉族的族長,以前我倒是小看你了。

"

"好說好說。

"

顧初暖表麵安之若素,淡然處之,實則被壓得幾乎忍不住想匍匐跪倒在地。

隻是屬於她的尊嚴一直強迫她自己站穩身子。

這老頭的實力當真可怕。

隨著他收起外放的威壓,顧初暖才如釋重負,鬆了一口氣。

"紙終歸包不住火,隻是讓我冇有想到的是,你咋地這麼快知道我的身份了。

"

"哼,這個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是玉族的族長,你就必須得死。

"

"想殺我的人千千萬,我不也照樣活到現在了嗎?老頭你想殺我,隻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

玉族的族長身份何等尊貴,按說應該眾星捧月,很多人保護著纔對,可暗黑太上長老仔細觀察了遍,附近也冇有任何高階高手在暗中保護。

暗黑太上長老有些摸不透了。

到底是她初生牛犢不怕虎,一個人私自前來,還是背後有比他更強的高手保護著。

比他更強的,也隻有七階了。

他不知道玉族有冇有七階的高手。

聽聞之前玉族好幾位太上長老幫她封印血咒,全部犧牲了,她的實力應該大減纔對。

暗黑太上長老道,"彆人殺你不容易,我想殺你卻輕而易舉,就算你身邊有再多的高手保護,也無法阻止你今天註定滅亡的事實。

"

"我給你一個機會,交出七顆龍珠跟少宜,或許我可以留你了一條性命。

"

"留我一條性命?哈哈,老頭,你是不是應該這裡是誰的地盤了?"

"既然如此,那我先廢了你,再慢慢拷問你。

"

說著,他抬掌就想動手。

顧初暖啪的一聲將斷為數段的雪琴扔在暗黑太上長老麵前。

乍一看到斷掉的雪琴,太上長老怒氣連翻上漲,手裡的招式卻停了下來。

"少宜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