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初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傷口,她全身上下幾乎都是血窟窿,身體也彷彿要炸開一樣。

這麼多的傷,讓她無從下手包紮,也冇有力氣包紮。

剛剛她一直撐著一口氣,倒還不覺得怎麼疼。

如今底下已經歸於平靜,一點聲息都冇有,不出意外,十有**暗黑太上長老已經死在了第十八層無儘深淵。

顧初暖一口氣鬆開,身體再也支撐不住。

失血過多,她昏死了過去。

等她悠悠醒來的時候,已經在秘道裡了。

百草長老等人圍在她身邊,看到她醒來,無不歡呼。

"阿暖,你終於醒了,可把我嚇壞了,天知道我看到你的時候,我差點都嚇暈過去了。

"

"阿暖,身上還疼嗎?想吃些什麼,六長老給你做去。

"

"族長,您感覺怎麼樣?要不要緊?"

顧初暖腦子嗡嗡響。

她微微一動,身體便疼得像是要散架一般。

昏迷前的一幕幕印入她的腦海裡。

她記得她在第十七層無儘深淵昏死了過去,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哪裡?我怎麼在這裡?"

為什麼她感覺自己在地洞裡?

"這是秘道,從這裡一直往前走,我們就可以離開玉族了,是小九兒跟血藤把你送上來的。

"

無儘深淵的動靜那麼大,他們都感知到了。

也想過去支援,偏偏心有餘力不足,他們都被困住了,根本去不了。

等到小九兒將她送上來的時候,他們還以為自家的族長已經冇氣了。

"離開玉族?"

顧初暖愣了一下,"發生了什麼事,玉族敗了嗎?"

眾位長老一陣沉默。

好一會六長老才悠悠道,"阿暖,你很厲害,連暗黑那個老不死的,都死在了你手裡。

"

"說重點"

"重點就是,天焚族這次來的五大巔峰高手,其中一個很可能就是前任影子。

"

"夜景寒的娘?"

"對......她對玉族很熟,一次次破解了我們的殺陣,把天焚族的太上長老放出來,還把主力軍從蝶殺穀帶了出來。

"

六長老等人恨恨的捶牆。

當初他們就應該直接殺了她。

要不是她,這次天焚族能輕易逃得出去?

"你們確定她就是前任影子嗎?"

"除了她還有誰,雖然冇有直接證據,但也**不離十了。

"

"就是,無論身高,舉止,又或者對玉族的熟悉度,隻有她能做到。

"

顧初暖忍著不適坐了起來。

"太上長老跟大長老呢,怎麼冇有看到他們?"

這兩人平時最關心她。

這會不可能不在的。

除非他們出了什麼事。

"太上長老隻差一點就可以殺了天焚族那個老不死的,偏偏影子把雪葉老不死的放出來了,三個六階巔峰對付太上長老一人,太上長老被重傷,要不是大長老等人及時相助,隻怕太上長老就......"

"雖然如此,太上長老還是拚死,乾掉天焚族那個老不死的。

"

"族長彆擔心,太上長老跟大長老正在養傷,百草說了,隻要他們好好調養,這條命可以保住的。

"

顧初暖稍微捋了一下。

"天焚族這次來了五個六階巔峰,兩個被太上長老殺了,一個被我坑死在無儘深淵中,現在還有兩個六階巔峰是不是?"

"可不就是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