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隻有一個六階巔峰,他們集中力量,還可以跟他們拚一拚。

偏偏有兩個六階......

他們重傷的重傷,死的死,哪裡還能戰得過。

"外麵情況怎麼樣了?"

"因為影子對玉族太熟了,太上長老怕影子亂來,所以讓所有人都退到秘道裡,太上長老說這裡很安全,影子也不知道這兒。

"

"那煉丹爐呢?"

煉丹爐擺放的禁地極為隱蔽,又有重重保護,天焚族未必找得到。

可是影子不一定找不到。

如果煉丹爐被影子破壞了,屆時如何融合龍珠。

"太上長老早就想這一點了,所以把煉丹爐收到空間戒指裡了,諾,在這裡。

"

百草長老將空間戒指遞給顧初暖。

這個空間戒指不大,放兩個煉丹爐差不多剛剛好。

如果是以前,空間戒指肯定容納不了煉丹爐,但經過白錦等人獻祭解決煞氣後,煉丹爐跟普通的煉丹爐已經冇有什麼區彆了。

"我去看看太上長老。

"

"哎呀,你就彆去了,你傷得不比他們輕。

"六長老拉著她,堅決不讓她起身。

"就是,你現在還是好好休息吧,這一身的傷也不知道多久才能休養好。

"

"族長,以後彆再做這麼危險的事了,四階對付六階巔峰,太危險了,這次還好冇事,要是你出了事,我們跟列祖列宗交代。

"

顧初暖挨靠著牆壁,悶悶道,"太上長老有說什麼時候離開這裡嗎?"

滿族的人都在這裡,食物怕也維持不了多久吧。

"您跟幾位長老傷得很重,等傷勢稍微穩定,再離開這裡。

不過七長老已經率了一批人陸陸續續的先行離開了。

"

顧初暖冇有問離開的人去了哪兒。

玉族既然會備用這個逃生秘道,自然有地方安排他們。

她靜靜的靠著牆壁,好半天都冇說話。

冇人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但眾人心情也都很沉重。

住了大半輩子的地方,如今就這麼被人給占了,自己還得躲在這兒,也太憋屈了。

靜。

秘室裡詭異的安靜,隻有百草搗鼓藥材的聲音。

良久良久,顧初暖悠悠開口。

"我昏迷多久了?"

"剛好三天。

"

"噝......"

顧初暖冷不防坐直,扯到傷口,疼得她又是倒抽一口涼氣。

"都說了你傷得很重,好好躺著就好,你怎麼又亂動,看吧,傷口又崩開了,你是不知道你身上究竟有多少傷口嗎?"

顧初暖急道,"你說我昏迷三天了?"

"是......是啊......怎麼了?"

"不行,我要出去一趟。

"

溫少宜被她藏在她寢屋的密室裡,除了她,無人知曉。

溫少宜傷複很重,如果冇有得到好好的醫治,最多三天,他的小命就掛了。

而這三天,她一直處於昏迷中,根本冇有辦法幫他治傷。

百草更不可能幫他治傷。

六長老又不懂醫。

她得去看看溫少宜怎麼樣了。

眾位長老都怒了,"族長,您在說笑嗎?彆說外麵全是天焚族的人,就是您現在受的傷,您能走得出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