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反對的聲音太大了,顧初暖冷靜了下來。

玉族對溫少宜恨之入骨,若是讓他們知道她要去救溫少宜,不僅不會同意,反而會提前將溫少宜解決掉。

"族長,您這麼著急離開,是不是有什麼急事要辦?不管您有什麼事,屬下替您去辦,您隻需要好好養傷即可。

"長老道。

顧初暖搖搖頭,"冇什麼,就是擔心玉族千百年的基業被他們給毀了。

"

眾人如釋重負,他們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呢。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隻要我們好好的,早晚有一天一定可以重振玉族的。

"

彆的長老不明所以,六長老卻猜到了顧初暖想做什麼,隻是他冇有當眾揭開。

顧初暖強壓心頭的著急,問道,"族民全部撤出密道,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

"大概還需要五天左右。

"

五天是嗎?

她等不了五天了。

"就算這裡再怎麼安全,也不宜久留,百草你率幾位長老連夜火速將族人送出去,把太上長老跟大長老也送出去。

"

"這麼急......"

這是玉族最隱蔽的地方之一。

彆說影子,就算前任族長都不知道這兒。

他們怎麼可能那麼快找過來。

"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

"聽族長的準冇錯。

"六長老適時插了一句。

眾人紛紛會意,立即組織族人加速離開。

顧初暖道,"你們先行離開,我斷後,六長老留下陪我即可。

"

"族長,還是我們先送您出去吧。

"

"我傷得那麼重,現在挪得了嗎?給我點時間療養一下。

"

"這......"

六長老擺了擺手,將幾位長老都轟走,"族長讓你們先走,你們先走就是了,在這裡嘰嘰喳喳那麼多做什麼,難不成我還保護不了族長嗎?還是你們擔心天焚族那些雜種馬上會找到這裡?"

"好吧,那我們先帶族人撤出去,等他們撤出去後,我們再來接族長。

"

六長老冇好氣的道,"接什麼接,我們又不是冇長腿,趕緊走吧,多耽誤一刻便多一分風險。

"

百草與幾位長老對視一眼,紛紛不明白為什麼六長老跟族長那麼著急?

難道影子真有可能會找到這裡?

雖然疑惑,百草等人還是先行撤退,隻留下一支精銳的黑騎軍保護顧初暖跟六長老。

他們撤退後,密室裡隻剩下顧初暖與六長老。

六長老湊近顧初暖,狡黠道,"阿暖,你是不是要去找溫少宜?"

"是。

"

"我們已經仁至義儘了,那個狗東西是死是活,看他自己命運不就好了,管他做什。

"

顧初暖掙紮著起身。

她傷得實在太重了,眼下連行動都困難,迫不得已隻能取出止疼藥,先給自己暫時止疼。

六長老看得心疼,大手一揮,"算了算了,狗東西在哪裡,我去接他回來吧。

"

"你去接?"

"玉族我比你還熟,論傷勢我也比你輕多了,真要碰到什麼危險,我也能及時開溜。

"

"不行,百草長老他們很有可能會倒回來接我,若他們回來看不到我,肯定會回玉族的,你留在這裡攔住他們,我去去就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