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景寒冷笑。

十八批。

看來想要破魂鈴的人還真不少。

降雪欲言又止。

"說。

"

"主子,屬下發現,暗地裡似乎還有一夥勢力在保護著顧三小姐,那些人武功個個極高,不輸咱們,屬下查了許久也冇能查出蛛絲馬跡,屬下甚至出動了天網閣。

"

夜景寒眼神微眯,饒有興致的轉著白玉茶杯。

天網閣與天下第一樓齊名,天下間大大小小所有的情報都瞞不過他們,號稱一閣一樓,鬼神也愁。

連天網閣都查不出來的人,那便是天下第一樓的人,又或者受天下第一樓庇護的人。

顧初暖,你究竟是屬於前者,還是後者呢。

丞相府不受寵的三小姐?

嗬......

若如此,那為何會有人在背後保護你?

大字不識的草包?

他在暗處將鬥文大會的一切都收入眼底了。

夜景寒想到鬥文大會上,顧初暖扮豬吃老虎,贏了一筆又一筆銀子,把澤王吊著虐打,嘴角不由揚起一抹連他都不知道的愉悅笑容。

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不知不覺已然烙印在他的靈魂深處。

夜景寒從不知,一個人竟可以如此有趣。

"繼續查,如果查不出來,就從易晨飛身上查。

"夜景寒道。

易晨飛?

趙國詩仙,儒家三先生?

她跟顧三小姐能有什麼關係?

降雪心有疑問,卻也知道,主子既然懷疑易晨飛,那顧三小姐跟他的關係定然非同尋常。

"把我們的人都撤出來。

"

"撤出來?主子,您的意思是,不再暗中保護顧三小姐了嗎?"

眼下多方勢力都想得到破魂鈴,如果無人保護,隻怕顧三小姐凶多吉少。

"既然查不出她背後的勢力,那便讓他們自己暴露出來。

"夜景寒眼裡閃過一道寒光,涼薄的唇微挑起。

昨晚他故意放了最弱的兩夥人搶破魂鈴,以她的聰明才智,應該不難猜出來,隻要破魂鈴一天在她手裡,她便時時刻刻都有危險的吧。

"主子,管家說,昨夜蓮太妃來過,哭訴顧三小姐在鬥文大會上狠狠羞辱了澤王,還把澤王的全部家當都贏了去,蓮太妃想請您主持公道。

"

"轟出去,告訴他們,欠顧初暖的一分不少全部奉上,還有噹噹公主那裡,也派人傳個話。

"

"是......"

清風降雪抹汗。

他們是來請主子主持公道的,主子就這麼把人給轟走了,也太不給麵子了吧。

"準備早膳,本王要與顧初暖一起用膳。

"

"屬下馬上去請三小姐。

"

清風衝了出去,就怕顧初暖出了王府

降雪推著他的輪椅,一步步往花園走去。

花園一處涼亭裡。

顧初暖看看夜景寒,又看看一桌豐盛的飯菜,有些狐疑。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夜景寒,你又想乾什麼?"

"自然是為了感謝你。

"

"感謝?"

顧初暖笑了。

要真想感謝她,昨晚又怎麼可能讓降雪盯著不讓她打瞌睡。

雖然飯菜冇毒,可她冇來由的感覺這頓飯不好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