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了,我出去攔住他們。

"

"你怎麼攔?他們高手如雲,出去就是一個死。

"

"不出去不也一樣是個死,出去還可以給族長他們拖延一些時間。

"

"轟隆隆......"

禁地又在晃動,不少巨石滾落,若非長老們將巨石震開,隻怕溫少宜等人已經被巨石給震開了。

"左邊第三個石牆,有一個秘道,可以......可以離開禁地,你們......你們護送新族長離開,務必要保護他的安全,隻有他活著,天焚族纔有複興的希望。

"

溫承天語氣虛弱,短短一句話幾乎拚儘全力。

幾個長老心中一喜,連忙去敲擊第三個石牆,哢嚓一聲,石牆翻轉,露出一條幽深的隧道。

"老族長,這裡果然有秘道,咱們有救了。

"

溫少宜隻覺得渾身精氣充沛,被挑斷的琵琶骨以極快的速度逐漸修複。

失去的內力也緩緩迴歸。

一階。

二階。

三階。

四階......

甚至直接暴升到五階。

從六階跌到一階,再到被廢去武功。

如今從廢人又迅速提升到五階巔峰,這中間就像過山車一樣。

"吼......"

溫承天與幾位太上長老大吼一聲,紛紛收力。

在收力的瞬間,他們齊齊將溫少宜與一眾長老們推入密道深處。

"轟隆隆......"

他們被推入後,石門迅速關閉。

溫少宜雖然武功恢複,琵琶骨也修複好了。

可他半邊身子還是麻的,縱然猜到幾位太上長老抱著必死的決心,一時也冇有能力去阻止,隻能拚命用內力去化解麻痹症。

石門關上,他們紛紛去找機關,想讓族長與幾位太上長老一起進入禁地逃生秘道。

然而這密道大門也不知是什麼材質做成的,根本無法打開。

連機關他們也找不到。

"少宜,你記住,一定要好好活著,一定不能失去本性。

這道密道一旦關上,基本打不開,你速速離開。

"

幾乎與此同時,肖雨軒的人撞開了石門。

看到溫承天與天焚族的太上長老,齊齊揮起屠刀。

玉族一些長老也跟著揮起屠刀,無情的砍向他們。

畢竟在他們眼裡,天焚族的這些頭頭纔是最大的敵人,他們該死。

"爹......"

溫少宜拚命的掰開,卻怎麼也掰不開石門。

倒是石門上有一個小小的洞。

通過那個小洞,他看到幾位太上長老因失去武功,而被活活砍死。

臨時前,他們還在拚命堵著那道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