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族長......"

眾人紛紛不從。

自古以來,曆任族長隻傳給聖女,哪有傳給長老的。

而且他們隻要她當族長。

連大長老都反對。

顧初暖環目掃了一眼眾人,揚聲道。

"玉族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是集齊七顆龍珠,解開血咒,讓族人不再承受血咒之痛。

我們的族人曆經千百年,付出無數代人的鮮血與性命,好不容易纔集齊七顆龍珠,現在隻差最後一味藥,若是放棄,那玉族千百年來的付出,難道都白白犧牲了嗎?"

"如果最後一味藥是您的心頭血,我們寧願不解開血咒。

"族人高喊道。

"是,你們可以不解開血咒,但是你們的子女呢,你們的後輩呢?難道你們要讓你們的後輩子孫也跟你們一樣生生世世承受血咒之痛嗎?"

一句話血淋淋的把事情攤開,不少族人臉色慘白。

他們自然不希望。

血咒太痛了,用生不如死都無法形容的。

隻要能解開血咒,讓他們付出怎樣的代價都可以。

可是......這個代價為什麼偏偏是族長犧牲性命呢?

"玉族曆代的族長之位隻傳給聖女,那是因為隻有聖女的心頭血才能融合龍珠,早在千百年前,聖女的結局已經註定。

"

"族長......"

"我既是玉族的族長,自然要擔起這個責任。

這不僅是為了你們,也是為了玉族千秋萬代的子孫,你們冇有權力替他們拒絕。

"

顧初暖將族長令親自交給大長老。

"以後大長老就是玉族的族長了,玉族一切事務都交給大長老。

"

大長老惶恐道,"族長,我......我恐怕不行。

"

"你不行也得行,玉族以後就交給你了,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

六長老趁著眾人失神的間隙,趁機掙脫束縛,她大喊道,"如果玉族的血咒是用你的性命解開的,我們永遠都不會心安的,你不能獻祭。

"

"族長......我們再想想辦法吧。

"

不少族人紛紛附和。

顧初暖悲涼一笑,"再想想辦法?若是有辦法,玉族就不用承受千百年血咒之痛了。

"

魔主暴吼,"我不許你獻祭,如果你獻祭,我生生世世都不會原諒你的。

"

"對不起......阿莫,姐姐還是希望你能跟以前一樣無憂無慮,傲嬌狂放。

"

顧初暖說著,手中的軟劍猛地一插,她雙手結印,竟然佈下一個巨大的網罩,將玉族所有人等全部罩在光圈網內。

"大長老,請幫我好好照顧魔主。

"

"族長,您去哪兒?"

"融合龍珠。

"

顧初暖頭也不回,直接邁向煉丹房,不管後麵的人是如何哭喊著阻止。

也不管後麵的人拚命的想掙脫光罩而掙脫不開。

"族長......族長......您不可以獻祭......您死了,玉族怎麼辦?"

"太上長老,您快想想辦法呀,快想辦法阻止族長呀。

"

"大長老,你一向最聰明瞭,你一定有辦法阻止的對不對?"

"不......不要......這是什麼光罩,為什麼我們衝不開......"

"族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