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鎖魂壺,隻要六階巔峰以上的人耗儘全部功力把她的魂魄引出來,再裝入鎖魂壺裡,便可以保她魂魄永遠不散。

"

太上長老小心翼翼的從身上取出一個七彩斑斕的小壺,眼角帶著一絲晶瑩。

他早想過,阿暖獻祭的時候,他便犧牲自己替她保留一縷魂魄,希望她還有再生的可能。

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出關後接二連三的遭受重創。

如今......

他已經冇有能力引出阿暖的魂魄了。

放眼玉族,除了大長老還有一絲可能外,其他人也冇有能力。

可大長老的傷,不比他輕。

太上長老頹然的跌坐在地,一瞬間彷彿又老了數十歲。

魔主恍然大悟。

難怪......

難怪玉族當初經曆生死危機,這個老頭也不肯輕易出關,原來他一直都在研究如何留住小姐姐的性命。

他追問道,"這世上有借屍還魂的功法嗎?"

"我不知道,但我從先人留下的羊皮古捲上看,玉族曾經也有人被人逆天改命,留住一縷魂魄,最後死而複生了。

"

"這個訊息是真是假?"

"先人留下的,應該不假,隻是如何複活,早已失傳,我苦研多年,也一直冇有研究出來。

我堅信,隻要阿暖魂魄不滅,她定能重新生還的。

"

魔主緊繃的臉色忽然一鬆,嘴角綻放一抹淺淡的笑容。

"隻要有一縷希望,我便不會放棄。

"哪怕是要他的性命,哪怕是要全天下作祭。

他也要讓他的小姐姐活著。

"如今我們連光罩都解不開,更彆提阻止她了。

"太上長老頹然低頭,心底升起一抹深深的無力。

"是嗎......"

魔主妖魅一笑,端的是風華絕代。

他邪魅的眼底透著一縷自信,笑容也莫名的讓人心裡一緊。

眾人不由一愣。

難不成他有辦法?

卻見魔主緩緩閉上雙眸,也不知道他怎麼做的,在他周邊一朵朵曼陀羅花不斷盛開,繚繞著他周身不斷飛舞盤旋。

一朵。

十朵。

百朵。

千朵。

眨眼間幻化成千萬朵,這些曼陀羅花似乎在跟他撒嬌,又似乎在跟他告彆。

每一朵曼陀羅花圍繞著魔主都充斥著不捨與眷戀。

玉族眾人不由看傻了。

怎麼會有這麼多盛開的曼陀羅花,該不會全天下的曼陀羅花都被他吸引過來了吧?

花香撲鼻,香氣繚繞在整個玉族,眾人聞得心曠神怡。

除了曼陀羅花,還有水仙,牡丹,菊花,月季等等紛紛盛開。

他們敢保證。

這世上,所有他們看過冇看過的百花全部都在這兒了。

每一朵都盛開到極致,彷彿要把它們最美的模樣展露給魔主看。

這是一片盛世景色。

玉族人看癡了。

隻有太上長老倒抽一口涼氣。

"時花再生術,居然是時花再生術。

"

一個玉族弟子問道,"太上長老,什麼叫時花再生術?"

"時花再生術可以短期內提升人的功力,也可以讓瀕臨死亡的人迴光返照,再續幾日性命,但是......但是這種功法太逆天,為天道所不容,時花再生術催動後,他......必死無疑......"

"他是想利用時花再生術解開穴道,衝破光罩,阻止阿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