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顧初暖走了,很快又繞了回來,順手將他們爭得頭破血流的寒冰天玉也給搶了。

百裡振,"......"

上官傾,"......"

肖雨軒笑了。

這丫頭,當真一點殘渣都不放過。

江澤山深處,顧初暖將打劫來的東西分為兩處,一處繼續裝在大麻袋裡打算拿出去換錢。

能提升實力的,則被她一股腦吃了下去。

肖雨軒腳步才慢了幾步,想阻止已然來不及了。

"你不要命了嗎?那麼多丹藥一起吃下,你想爆體而亡?"

"就那麼幾顆丹藥,等級也不多,放心,死不了,你再幫我護法一下。

"

"......"

那是幾顆嗎?

起碼幾十顆了吧,還有不少上等藥材。

肖雨軒陣陣無語。

她還真是不客氣,差使他的事張口就來。

雖然擔心,不過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加上她跟顧初暖有幾分相似之處,肖雨軒竟然有些期待,或許她真的能夠融合那些丹藥,化為己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顧初暖周身一會通體火紅,一會通體泛白,不斷交叉變化,看得肖雨軒握著玄骨扇的手也冒出了汗。

小老虎一直呆在顧初暖的身邊,不知道是不是剛生不久原因,它還很嗜血,趴在顧初暖的腿上睡得像隻死豬一樣,還打起來了呼嚕。

終於......

一陣紫色霞光衝體而出,顧初暖從武脈三層爆漲到四層,又爆漲到五層。

她緩緩睜開眼睛,抱怨道,"費了那麼大的功夫,隻漲到五層嗎?也太弱雞了吧。

"

同樣的藥材,若是給她煉製,起碼能把丹藥再提升一階不止。

肖雨軒冷笑,"短短半天,從一層漲到五層,你還不滿足。

"

"一階都冇達到,有什麼可滿足的。

"

"丫頭,我奉勸你一句,欲速則不達,你進階越快,有時候對你越不利。

"

就算她體質再怎麼變態,終究不是顧初暖。

世上也冇那麼多顧初暖。

"這隻小老虎怎麼還在這裡。

"顧初暖將它拎掉,被小老虎枕著睡的地方濕了一大片,明顯就是它流下的口水。

小老虎睡眼惺忪的打了一個哈欠,又賴了過來,任憑顧初暖如何將它丟掉,它還是孜孜不倦的賴上來。

"你這是賴上我了嗎?"

顧初暖挑眉。

肖雨軒摸了摸小老虎雪白的毛髮,卻被小老虎齜牙咧嘴的警告,甚至吼吼出聲。

他笑道,"虎牙都冇長出來也敢凶我,不怕我把你烤了。

既然它想認你當主人,不如你直接收下它得了,出生就是三階的魔獸,可不是隨便都能找到的。

"

"我出門帶著一隻老虎,像話嗎?"

"它有意跟著你,你直接跟它締結契約不就可以了。

"

"三階太弱了,我不要。

"

肖雨軒搖搖頭。

可惜這隻小老虎不跟他親,不然他倒是想收了它。

說話間,整個江澤山劇烈晃動,天穹瞬間黯淡下來,肅殺的氣息繚繞整片江澤山。

顧初暖驚道,"好強的氣息,周圍有強者在打架?"

肖雨軒扇子啪的一聲收起,他聽到了熟悉的簫聲與琴聲。

那是琴簫的主人在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