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

小九兒義正詞嚴道,"主子,這裡很多東西都不咋地。

"

"再多一句廢話,以後彆跟著我了,姑奶奶不認識你。

"

小九兒垮著臉,哀怨的比了一個五。

"冇門。

"

小九兒比又了一個四。

"一頭,不能再多了。

"

"主人,一頭都不夠小九兒塞牙縫,怎麼也得四十頭吧。

"

顧初暖嘴角一抽。

她算是明白了。

合著這條蛇,壓根就是一條貪吃蛇,乾點什麼事都得討價還價。

也不知道這性格是誰養出來的。

"冇得商量,愛搬不搬,不搬我一會讓小老虎搬。

"顧初暖閉眼,繼續衝擊武脈。

她感覺身上有一股龐大的力量不斷轟擊著她,似乎要暴體而出。

小九兒聽到小老虎瞬間不樂意了,不斷追問道,"小老虎是誰,主人,你是不是又收了新寵,所以纔不要小九兒的。

"

"......"

丫的,它冇看到她很難受嗎?

二階上層的丹藥,威力也太大了吧。

她的身子幾乎都撐到極限了。

顧初暖運用腦子裡殘存的記憶,不斷吸收化解著丹藥的霸道威力。

耳邊小九兒還在絮絮叨叨。

"主人,你以前說過你隻收小九兒,你怎麼可以食言,你跟小老虎締結契約了嗎?好像還冇有締結呀,你把它轟走行不行?"

"主人......嗚嗚......小九兒會傷心的。

小九兒等了你那麼多年,又找了你那麼多年,好不容易纔跟你重逢,小九兒不想當冇孃的小蛇。

"

顧初暖,"......"

"主人......"

顧初暖噗的一口黑血吐出,雙手支撐著地麵,勉強纔不讓自己倒下。

她的身體綻放一抹璀璨的光芒,將秘室照得亮如白晝。

突破了......

她又突破了。

從武脈五層突破到武脈六層了。

雖然不多,不過也算是有收穫。

眼看小九兒還在纏著她。

顧初暖指了指地上的黑血。

"蛇兄,你是巴不得我馬上死,還是你眼瞎,冇看到我服了丹藥,需要運氣調息,融化丹藥嗎?"

"主人連七品丹藥都服過,區區二品對主人造不成什麼傷害的。

"

就算主人現在換了一具身體,依然也不會造成什麼傷害。

主人可不是隨便人的身體都會借用的。

她會選擇這具身體,肯定是這具身體有她的獨到之處。

顧初暖挑眉,"七品,你說我吃過七品的丹藥?"

七品的丹藥得多逆天,這怎麼可能?

而且她要是服過七品,能到現在隻是區區武脈嗎?

隻怕早就突破一階了吧。

小九兒捂嘴,眼神有些含糊。

"小九兒夢中看到主人服過七品丹藥。

"

顧初暖嘴角一抽。

"東西都收進去了冇?"

"還冇。

"

"那還不快去收。

"

"這裡又冇什麼好吃的,有什麼好收的,倒不如去廚房多收一些好吃的。

"

眼看顧初暖臉色不善,小九兒心不甘情不願的應道。

"好嘛好嘛,收就收。

不過主人說的小老虎......"

"乖乖收好,一會我會檢查的。

我先過去煉丹房了,你處理好了,來煉丹房找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