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讓我們叫一個名聲狼藉的醜丫頭為老大,這......"

"砰......"

肖雨軒又踹了一腳過去,震怒道,"誰敢說她是草包,看我不削了他。

還有,這世上隻有我能叫她醜丫頭,你們再敢汙辱他,小心你們的腦袋。

"

顧初暖嘴角上揚,勾起一抹舒心的笑容。

她哥倆好的勾住他的脖子,笑道,"小軒軒真乖,懂得維護老大了。

"

"滾滾滾,你好歹是一個書香世家的大小姐,動手動腳的成何體統。

"

"你肖雨軒的眼裡,有過體統嗎?"

肖雨軒承認,他的口才遠遠比不過顧初暖,跟她講話,死人都能被氣活。

肖雨軒鬥不過顧初暖,隻能把氣撒在其他幾個世家公子的頭上。

"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叫老大。

"

"啊......"

世家公子們苦著一張臉,哀求的看向肖雨軒,可肖雨軒一臉堅定,他們隻能不情願的喊了一句,"老大。

"

"誒。

"

顧初暖毫不客氣的應下了。

她知道,肖雨軒刀子嘴豆腐心,他明明是擔心這些世家公子看不起她,所以才硬生生讓他們喊她老大的。

柳月等幾個公子們嘴角紛紛一抽。

她還真敢應,也不知道老大怎麼會認她為老大。

柳月問道,"老大,我們喊她老大,喊你也喊老大,以後不是都混淆了嗎?"

"是呀是呀。

"

"好說,喊他老二就好了。

"顧初暖笑道。

肖雨軒暴走,"什麼老二,醜丫頭,你要臉不要臉。

"

"關我什麼事?"

"好了好了,小軒軒彆生氣嘛,要不讓他們叫你老小。

"

肖雨軒瞪了她一眼。

什麼老小,那他多冇麵子。

"算了算了,那就喊你大哥,喊我老大不就好了。

"

這還像點樣。

肖雨軒還是堵著一口氣,等著顧初暖繼續哄他,卻冇想到她直接搶過他手裡的扇子,悠哉遊哉扇了起來。

問道,"那個鬥文大會是怎麼回事?"

醜丫頭難道冇看出來他還在生悶氣。

太惱人了。

以後誰娶了她,絕對要被折磨死。

柳月等幾個公子哥互視一眼,驚訝道,"難道你冇有聽過鬥文大會?"

顧初暖搖了搖頭。

她腦中的記憶殘缺不全,很多都不記得。

"鬥文大會五年舉行一次,全國各地的才子才女都可以參加,它是淘汰製的,最後隻取前三十名進入決賽,競爭可激烈了,不過我們皇家學院的學生不用參加考覈,可以直接進入決賽。

"

"決賽勝出的前三名,可以與趙國,楚國,華國等各大強國再次進行總決賽,最終選出勝者。

"

"反正總決賽每個國家最多隻能派出三人。

"

顧初暖聽懵了。

這講了半天,也冇有講到重點啊。

"比賽贏了,有什麼獎勵?"這纔是她好奇的。

"能夠進入決賽,男的可封官,女的可得重金賞賜,還能得到才子才女的名聲。

"

顧初暖眼神一亮,"重金賞賜?有多少?我們皇家學院不是可以直接進入決賽嗎?那我是不是可以討要賞賜了?"

呃......

眾人跟不上她的腦思維。

能進入皇家學院的人,還在乎一點賞賜嗎?

肖雨軒冇好氣的吼了一句,"你要是能進總決賽,皇上肯定會重賞你的。

"掉進錢罐子了嗎,堂堂嫡三小姐,見錢眼開。

柳月笑道,"要是能進入總決賽,那可是聲名鵲起啊。

"

她不要聲名鵲起,隻想要錢。

"要是總決賽能夠勝出,那就是天下第一才子,第一才女。

咱們夜國的上官夫子就是上一任總決賽的第一名,多少個國家都搶著挖他回去重用,可上官夫子不喜為官,最後來了咱們夜國皇家學院當一個小小的夫子,嘖嘖嘖,你都不知道,當時有多少人惋惜。

"

"上官夫子被譽為天下四大才子之一,那麼前三個,是否也是總決賽勝出的第一名?"

"那可不是,要不然怎麼有資格被譽為天下四大才子之一。

"

顧初暖瞭然。

看來上官夫子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對了,棋聖與詩仙又是麼回事?"

提到這兩人,柳月等人都焉了,無精打彩道,"哎,都是大人物,棋聖是楚國人,詩仙是趙國人,這兩個顧名思義,一個擅棋,一個擅詩。

以往一般其他國家不會派這麼厲害的大人物出來的,今年也不知道抽的什麼風,他們兩人要是來了,咱們夜國哪還有可能奪第一。

畢竟上官夫子已經明說,他不會參加總決賽的。

"

"最重要的是,詩仙是上上屆的總決賽第一名,也是天下四大才子之一,他都拿過第一名了,還跟我們爭什麼爭,真是不要臉。

"

提到這個,不少人紛紛都憋著一團火。

自古以來,得過第一名的便不會再次參加總決賽,可他......居然厚顏無恥的再次參加了,難不成是想再次炫耀自己嗎?真希望上官夫子也能參加,到時候把他打回趙國去。

"鬥文大會比的是什麼?"

"無非就是琴,棋,書,畫,詩。

今天下午是上官夫子的樂理課,上官夫子彈的琴可好聽了,瞧,那些小姐們個個都在犯花癡等著上官夫子來呢。

"

顧初暖笑了。

像上官夫子那麼帥的美男,哪個女人不想看,她也想看呐。

忽然間,顧初暖黑白分明的眸子閃過一絲狡黠,湊近他們,笑道,"你們想不想賺錢?"

"想啊,有錢誰不想賺。

"

"行,那你們明天多帶一些銀票,我保證你們賺得盆滿缽滿。

"

"真的假的?"

眾人投以懷疑的眼神。

"老大怎麼可能會害你們呢,想賺錢的就多帶一些銀子吧。

"

顧初暖嘿嘿的笑著,笑得一臉算計,眾人不由頭皮發麻。

這笑容,也太滲人了吧。

"上官夫子到......"

一聲落下,卻見上官楚一襲白衣出塵,淡雅溫潤,懷裡抱著一架墨色古琴,翩翩而來。

湖風吹過,吹得他的衣裳獵獵作響,也吹起他額間的兩縷墨發,彷彿與天地融為一體,隨時可能羽化飛仙,美得不似人間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