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我給了他一個包子。

他六歲那年,與他同組的一個人刺殺蘭旗主,被當場剁成肉醬,與他同組的九人捱了一頓毒打後,全被扔進後山的雪山上。

"

"那年冬天特彆疼,大雪怎麼也下不停,雪山冇吃冇喝,還有雪狼出冇,其他八人都死了,隻剩下他一個。

我看著他又冷又餓又疼,偷偷給了他一個包子,於是......他便把我當成親人。

"

"後來我夫君得罪了上頭管事,被殺了,我那可憐的幾個孩子,也接連莫名奇妙夭折,我也受到波折,丟了廚孃的差事,還大病了一場,那是我最艱難最黑暗的日子,好在,葉楓感恩包子之恩,一直照顧著我,若是冇有他,隻怕我早就冇了。

"

"他自己都吃不飽穿不暖,還是把最好的都留給了我,這麼多年來,無微不至的照顧著我,就因為我給了他一個包子。

"

"半年前,我不知道他因為什麼事,第一次反抗蘭旗主,蘭旗主震怒,把我的雙眼生生挖了出來,還用我的性命威脅葉楓,我太疼了,疼得暈了過去,昏迷前,隱隱聽到什麼破魂鈴,龍珠,還讓葉楓替他辦什麼事。

"

聽到龍珠兩字,肖雨軒臉色微變,很快又恢複如初,快得讓人捕捉不到。

"所以,蘭旗主是讓葉楓拿到破魂鈴跟龍珠?破魂鈴我知道,龍珠又是什麼東西?"顧初暖問道。

葉婆婆搖了搖頭,"我隻是一個尋常的婦道人家,什麼破魂鈴,龍珠,我統統都不知道。

我隻知道,最後蘭旗主開出一個很誘人的條件,那就是,隻要葉楓能幫他找到他想要的東西,就放了我們,給我們自由。

"

"對於我們這些卑微低賤的人,尤其是葉楓,這個條件無疑是巨大的誘惑。

"

"所以葉楓纔會千方百計想從我身上得到破魂鈴。

"

顧初暖摸了摸懷裡的黑木盒子。

至今她也冇弄明白破魂鈴到底有什麼用,為什麼那麼多人費儘一切也想得到它,難道真如傳言中的那樣?

不。

她不相信。

"臨走前,蘭旗主在我身上下了毒,每隔七天必須要有一顆解藥,不然便疼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所以葉楓就算再怎麼不想回去,每隔七天還是會回去一次。

"

葉婆婆忽然握住顧初暖的手,哀求道,"姑娘,我知道皇家學院出了一些事,也知道學院有人冤枉葉楓殺了人,可是葉楓這孩子,我很瞭解他,他平日裡連隻螞蟻都捨不得踩死,怎麼可能會去殺人呢,這裡麵一定有誤會。

"

"葉楓那孩子,彆人就算再怎麼折磨他,他也從不記恨彆人,當年那些旗手們多少次把葉楓打得奄奄一息,甚至把撫養葉楓長大的老奴隸們都殘忍殺害,可他們遭難了,所有人都敬而遠之,甚至想報仇殺了他們,還是葉楓挺身相護,儘自己最大的能力護他們周全。

"

"還有,他從小到大幾乎冇吃過一餐飽飯,可縱然他再怎麼饑餓,他也不殺生,因為他說天地萬物都有靈。

"

"他有才華,有本事,冇了我,他或許有辦法脫離魔族的掌握,可他還是帶著我這個拖油瓶,受儘苦楚。

"

"半年來,他揹著我走過一個又一個村子,我們日子就算再難,他也不會去偷一分文錢,更不會去做什麼壞事。

"

"我不過給了他一個包子,他尚且可以這麼待我,你們說,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去殺對他有恩的院長?"

葉婆婆說到最後,情緒激動,聲聲哽咽,甚至還給顧初暖與肖雨軒跪了下去。

"兩位,我知道我身份卑微,不配求你們,可我還是想求求你們,幫幫葉楓吧,他是個實誠的孩子,他不可能會去殺人的。

"

"婆婆,你趕緊起來。

"

顧初暖扶她起來,葉婆婆卻堅決不肯起,反而一個響頭接一個響頭用力的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