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楚後每年還是會來白雲寺住一個月,至於為什麼選在白雲寺,屬下就不知道了。

屬下隻知道,楚國群臣一直力薦楚皇廣納後妃,都被楚皇給拒絕了。

"

"這麼深情?這麼湊巧?"

如果葉楓真是楚後的兒子,那葉楓豈非是皇子,還是楚國唯一的皇子,楚國未來的皇帝?

不......

不對不對。

如果楚後是葉楓的親生母親,葉楓從小到大遭到了那麼多奇恥大辱,他怎麼敢去相認呢。

如果楚後是一般人,或許葉楓還有可能跟她相認。

而帝後......

這身份太過於尊貴了,以葉楓處處為人著想的性子,這是萬萬不可能的。

顧初暖倒希望他的親生父母隻是尋常人。

蓮花亭上。

楚皇後與葉楓相談甚歡。

楚皇後命人拿了一個大箱子過來,她似乎很寶貝箱子,反覆摩挲了好一會,才緩緩打開。

箱子裡擺放著一件件的衣裳。

每一件衣裳都折得整整齊齊,春夏秋冬都有。

她說道,"每年我都會親手做八件衣裳給我的麟兒,春夏秋冬各兩件,還有鞋子,這日積月積的,就攢了好多箱。

這一箱是這兩年做的,你看看合不合身,送你幾件。

"

葉楓眼眶濕潤。

且不說這些衣裳布料上乘,觸手溫潤,單是那做工便無可挑剔。

這些衣服......都是他母親一針一線親手做給他的......

每一針每一線,都飽含著她的思子之情。

這一刻,葉楓很想號啕大哭,可他隻能拚命忍住。

"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

"有什麼好貴重的,這輩子我還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麟兒呢,這些衣裳放著也是放著,何況......我再做不就有了嗎?"

楚後在箱子裡挑了挑,挑出一件淺青色的衣服,笑道,"我看這件衣裳應該挺適合你的,你試試?"

葉楓不敢接。

楚後將衣裳塞到他手裡,有些心疼的看著他寬鬆的衣服,"瞧你瘦的,這衣裳都垮了。

"

葉楓低頭掃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這並不是他的衣服,他的衣服在魔族被右護法撕碎了。

這隻是顧初暖隨便找了一件套在他身上臨時穿的而已。

出了魔族後,他一來給忙忘記了。

二來也冇有銀子去買新衣裳,便一直穿在身上。

"好。

"

他摩挲著手裡的衣服,嘴角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轉身正想進入客房換衣裳。

冷不防的,空氣中忽然出現一抹強大的威壓,這抹熟悉的威壓,讓他全身忍不住顫抖起來,原本臉上久違的笑容,也瞬間慘白。

蘭旗主......

是他......

他來了......

威壓太強,不僅葉楓,顧初暖,浮光,以及楚皇後等人都感覺到了。

顧初暖麵色嚴肅,離得遠許,她竟然感覺到一種死亡的感覺。

浮光如臨大敵,警惕的盯著周圍。

楚皇後身邊的暗衛紛紛出來,幾乎第一時間護在楚皇後麵前。

不過那些暗衛再快,也冇有葉楓快。

葉楓擋在她麵前,急聲道,"你快走。

"

"走......往哪兒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