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霸道的話夾雜著威脅,彷彿有人敢踏出一步,便是他生命的儘頭。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葉楓身子止不住顫抖的更加厲害了。

他的異樣讓楚皇後疑惑。

葉楓在害怕什麼?

"砰......"

從天而降的男人落在葉楓麵前,力道之重,讓地麵震了幾震,那磚塊竟然層層裂開,可見內力之強。

"小楓兒,你可讓我好找啊。

"

來人是一個年過四旬的中年男人,長得虎背熊腰,彪悍強壯,一雙鷹銳般犀利的眸子,讓人不寒而栗,身材比葉楓等人足足高了一個頭。

在他身後,還有四個護衛,那是他的四大護法金剛。

一個個身材魁梧,肌肉發達。

"旗......旗主......"

葉楓慘白著臉,打著牙顫哆嗦的喊出兩個字。

他今年十八歲,從五歲起便被送到蘭旗主身邊,飽受屈辱,長達十三年之久,可以說,他人生大部分時光,都活在他的陰影下。

對於蘭旗主,他是發自靈魂的恐懼。

葉楓忍不住條件性的想匍匐跪倒下去,可他又不想讓楚皇後知道他隻是一個人人厭惡的卑微侍人。

掙紮與糾結,讓葉楓徹底淩亂。

他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隻能僵立在那裡,恐懼的看著那個讓他害怕到骨子裡的男人。

楚皇後越過葉楓,打量著來者不善的五個人,"你們是誰?找葉楓做什麼?"

蘭旗主刀鋒般犀利的眸子微微一眯,一道冷芒掃向楚皇後,說出來的話,讓人意味不明,卻讓葉楓如遭雷擊。

"原來是楚國的皇後,怎麼,楚後連我們魔族的閒事也要管?"

葉楓怕。

因為蘭旗主素來心狠手辣,跟魔主關係又密切,從不將人放在眼裡。

即便她是楚國的皇後,蘭旗主想殺,或許也就殺了。

而楚後的這些暗衛,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楚後冷著臉,雖然她隻是一個弱女子,卻完全不懼於蘭旗主等人的威壓,反而散發著出一種不可忽視的鳳儀。

"我不管你是誰,如果你是來禮佛的,我們無話可說,如果你是來搗亂的,又或者是想對葉楓不利的,這樁事,我們楚國管定了。

你們魔族或許不怕我們楚國,可我們楚國也不懼於你們魔族。

"

楚後的話言簡意賅,威脅之意非常明顯。

如果蘭旗主敢對葉楓不利,那麼他們楚國便傾舉國之力對抗魔族,屆時隻會兩敗俱傷。

葉楓冇有料到,僅僅見了兩麵,楚後為了他竟然敢賭上整個楚國。

顧初暖也有些意外,不過卻對那個女人升起了好感。

蘭旗主忽然哈哈大笑,笑聲響亮,直達整個白雲寺。

"小楓兒啊小楓兒,我還以為你怎麼突然大了膽子,原來是找到靠山了。

"

葉楓強自鎮定,顫聲道,"葉楓不敢,葉楓馬上跟您回魔族,求旗主放過他們。

"

顧初暖問道,"小浮光,你能解決幾個?"

浮光認真看了一會,沉聲道,"他的四大金剛,我可以解決三個。

"

三個嗎?

她最多隻能解決一個。

最厲害的蘭旗主誰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