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給葉楓解決嗎?

葉楓要能打得過,又怎麼會被欺淩得那麼慘。

何況,五個葉楓加起來都打不過一個浮光,更彆提蘭旗主。

顧初暖有些頭大。

不等她想到好辦法,楚後的暗衛就跟蘭旗主等人乾起來了。

可惜的是,楚後的暗衛雖然武功精湛,卻敵不過蘭旗主的四大金剛,幾乎被吊打,一個個非死即傷,顧初暖都不忍心去看他們的慘況了。

這裡發生的事,驚動了白雲寺的和尚們,白雲寺的和尚將蘭旗主等人團團圍困起來,戰勢一觸即發。

顧初暖明白,一旦打起來,白雲寺可能要血流成河。

眼看形勢緊張,顧初暖顧不得多想,伸了一個懶腰,懶洋洋的走了出來,一手握住葉楓冰涼的小手,嘴裡揶揄的諷刺。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五隻大笨熊啊。

"

噝......

空氣中的溫度瞬間冷了幾分,所有人齊刷刷的看向顧初暖。

葉楓更是驚駭。

他使勁抽回自己的手,不想讓蘭旗主看到顧初暖跟他那麼親密。

可顧初暖今天也不知道抽了什麼風,竟然緊緊握著他的手,任憑他怎麼抽都抽不出來。

除了顧初暖,楚後不知道為何,也握住了他的冰涼的小手。

一左一右都有人握住,葉楓本該感覺溫暖的,可他並冇有,反而如墜冰窟。

蘭旗主將他們的動作都看在眼裡,眼底殺氣一閃而過,"你又是誰?"

"我嘛,好說好說,葉楓的女朋友,嗯......也就是心上人。

"

聽到心上人三個字,葉楓昏死的心都有了。

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力氣,將顧初暖與楚皇後緊握著的手強行抽了回來。

他雙腿一軟,以頭磕地,匍匐跪到在蘭旗主麵前,卑微的如同一隻螻蟻。

"旗主,葉楓跟她清清白白,連朋友都算不上,請旗主萬莫相信她的話。

葉楓馬上跟您回望魂山,終此一生不再出來,隻求旗主慈悲,放過 這裡所有的人。

"

顧初暖雙手緊攥,心裡又氣又怒又心疼,百般不是滋味。

這些年,這個瘋子到底是怎麼折磨他的,竟然能把一個清冷孤傲的人嚇成這樣。

想到那天在荒山遇到被淩辱後的葉楓,想到他滿身的傷痕至今未愈,顧初暖的怒氣排山倒海而來。

楚後更心疼。

她簡直不敢想像葉楓究竟遭遇到了什麼,纔會恐懼成這般模樣。

蘭旗主似乎習慣了他這般卑微,隻是冷笑一聲,身上的殺氣毫不掩飾。

"你是我的人,誰碰過你,我便殺誰。

"

葉楓驀然抬起慘白的臉,全身止不住的哆嗦。

顧初暖冷笑,全身散發著睥睨天下的霸道與狂傲,"殺我?這世上很多人都想殺我,可惜他們都冇那個機會。

"

她緩步上前,小巧的手裡藏著見血封喉的毒針,也做好跟他同歸於儘的準備。

浮光亦步亦趨的跟在顧初暖麵前,隻等她一聲命令便開打。

一對三,他有把握。

一對四,他可以拚死一戰。

至於蘭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