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初暖道,"所以,蘭旗主打一開始,就想屠了小河村。

"

葉楓身子一個踉蹌,險些站立不穩。

他就知道,即便他拿回了破魂鈴,蘭旗主也不可能放過他。

不管那一天,他能不能帶著破魂鈴回去,蘭旗主都鐵了心要屠了小河村全村百姓。

怪他......

都怪他,他不應該帶著婆婆去小河村的。

他不去小河村,小河村也不會出事。

顧初暖看向臉色陰沉的夜景寒,繼續說道,"所以,從蘭旗主出現在白雲寺的時候,夜景寒就讓人火速支援保護小河村了,隻是晚了一步。

"

肖雨軒不大清楚情況,隻能說道,"戰神的手下,昨天就趕到了,隻可惜還是晚了。

"

轟隆隆......

天空烏雲密佈,悶雷一道接著一道響起。

彷彿知道他們的心情,老天爺也流起了淚,大雨嘩啦啦的落下,打在滿地屍血上,也打在葉楓等人的心底。

雨水和著血水,彙聚成一條條更大的河流,蜿蜒流淌。

清風降雪撐起傘,擋住夜景寒。

夜景寒嘴角一動,想讓降雪送把傘給顧初暖,浮光已經搶先了一步。

大雨中,葉楓雙腿一軟,跪倒在死去的村民麵前嗚嗚哭泣。

他自責內疚,雙手顫抖的扶起倒在血泊中的屍體,將他們並排而放。

又用自己的雙手在村頭挖著坑。

雙手十指挖得滿手是血,葉楓渾然不知,隻是麻木的挖著,重複一個動作。

雨天,他挖的坑,很快被雨水沖毀,可他不知疲倦,繼續重複,彷彿隻有不斷挖著坑,才能讓他千瘡百孔的心好受些。

顧初暖等人想去幫忙,都被葉楓拒絕了,隻能眼睜睜看著他固執的大雨中懺悔罪惡。

肖雨軒痛心道,"怎麼辦?這麼多屍體,靠他一個人用雙手挖怎麼挖得完?"

顧初暖掌心一翻,一根銀針已然在手,他一步步來到葉楓身邊,正想刺入他的睡穴中。

冷不防的,葉楓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鮮紅的血灑在坑裡,形成一種妖冶的畫卷。

"砰......"

他本就重傷的身子再也撐不住,當場昏倒。

肖雨軒一拐一拐的上前,鬱悶道,"你下手就不能輕點嗎?"

顧初暖直喊冤枉,"我還冇動手他就昏了,這不能賴我。

"

顧初暖一邊說著,一邊扶起葉楓,右手搭上他的脈搏後,顧初暖臉色有些難看。

"氣血上湧,怒氣攻心,憂慮成疾。

"

"然後呢......"

"然後再不醫治,他的小命就玩完了。

"

幾個人七手八腳將葉楓抬走。

小河村一眾百姓的屍體們,也由夜景寒的手下草草安葬了。

等到葉楓醒來後,已經過了整整兩天。

小河村村頭的大墳邊上,葉楓蜷縮著身子,緊緊抱著自己單薄的身子,目光呆滯。

他在這裡坐了半天了,可他一句話也冇有說,一直保持著一個姿勢,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安葬那天大雨傾盆。

今天卻是晴空萬裡。

顧初暖撐著一把油紙傘遮日,由遠及近,緩緩而來。

一男一女,一坐一站,畫麵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