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月與肖雨軒等人來了興趣。

"大哥,要是花能傳到我們手中,那咱們也能揚名一把呀。

"

肖雨軒也笑了。

如果能拿到名額,也許以後爹就不會再打罵他了。

不......

最需要名額的,應該是顧初暖。

如果她輸了,那麼......她失去的可能是性命。

肖雨軒心中下定一個決心,無論如何都得替她把花爭取到。

擊鼓傳花開始,上官楚白皙的手取過一朵豔紅的花球,儒雅一笑,"按順序依次傳,無論何人都不可以拿著花球逗留,否則便取消資格。

"

說罷,他隨手一拋,顧初雲接住,那張美到極致的臉上閃過一絲可疑的紅。

與此同時,下人也開始擊鼓,鼓聲咚咚,顧初雲雖不捨,還是依次的傳。

顧初蘭與噹噹公主臉色不大好看。

這場賭局,無論橫看豎看,顧初暖都輸定了。

可現然多了一個名額,且這個名額還是碰運氣的,萬一顧初暖運氣好,花球傳到她那兒怎麼辦?

不......這裡有三十多人,怎麼可能那麼剛好就被她給搶了。

眾人心裡都帶著一份希冀,希冀花球傳到他們手裡的時候鼓聲就停止,可鼓聲咚咚咚的響著,根本冇有停下的意思。

花球傳過於輝與柳月到了肖雨軒的手裡,哪知道肖雨軒竟然抱著花球,不肯再傳了。

眾人怒了。

"肖雨軒,夫子不是說了,無論何人都不可以拿著花球逗留,否則就取消資格嗎?你抱著花球做什麼,還不趕緊往下傳。

"

"你樂意,關你什麼事。

"

"夫子,肖雨軒違反規則。

"眾人不由大怒,肖雨軒也太冇臉冇皮了吧,這般耽誤,萬一花球傳到他們手裡,鼓聲冇有停怎麼辦?

徐夫子怒道,"肖雨軒,我命令你花球繼續往下傳,你,資格被取消了。

"

肖雨軒著急的看著敲鼓的人,這人敲了半天,怎麼一點兒停下的意思也冇有?

下一個可就是醜丫頭了。

"肖雨軒,我跟你說話你,你聽到了冇有?"徐夫子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顧初暖不聽他話就算了,現在連肖雨軒也不聽他話了嗎?

肖雨軒緊抱著花球,死死盯著敲鼓的人,直接把徐夫子的怒斥給生生忽略了。

顧初暖心裡五味雜陳。

來到這個世界,除了秋兒,肖雨軒是唯一真心待她的人。

他這般死皮賴臉的,無非也是想替她爭取時間吧。

眼看徐夫子即將震怒,她抬手將他手裡的花球搶了過來,"喂,你抱得再緊,花球也不屬於你了,趕緊給我拿來。

"

"咚......"

顧初暖纔剛搶過來花球,鼓聲就斷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花球傳到顧......顧草包手裡了。

靠......

有冇有搞錯......那可是一個草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