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夜中,草叢裡傳來噝噝噝的聲音。

顧初暖等人轉身一看,忍不住大駭,一條條吐著幽幽蛇信的毒蛇四麵八方的朝著他們湧來。

這蛇品種不一,五顏六色彙聚在一起,彷彿有目地性的撲咬而來。

在場眾人都有眼色,認得出來每一條都有劇毒,一旦被咬上,他們的性命也就冇了。

"怎麼這麼多蛇?"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浮光沉聲道,"主子,應該是天焚族的冬長老,她最是擅長控製各種毒蟲蛇蟻。

"

"有辦法解決嗎?"

"除非殺了冬長老,或者製服冬長老,可她一般都在極遠的地方,通過巫術來控製,眼下我們並不知道他的方位。

"

他也不敢離開主子,怕主子有危險。

蛇群逼近,暗衛們自動將顧初暖等人護在中間,一個人拔刀砍向蛇群。

然而毒蛇太多,砍了一條又來好幾條,密密麻麻,根本砍之不儘。

顧初暖的銀針咻咻咻的射出去,每一針銀針都準確無誤的射死一隻毒蛇,饒是如此,也解決不了問題。

浮光內力彙於劍上,挽起數朵劍花,一招滄海遊龍直震出去。

蛇群被浮光震飛,一條條裂為數段,漫山都是蛇屍。

危機緩解了一會,很快下一批蛇群又來了,循環往複,殺之不儘。

浮光臉上薄汗溢位,氣息也開始喘了,想來內力耗費很多。

"臥槽,那個死變態哪招來的這麼多毒蛇,不行,得想個法子,不然你會內力耗費而亡的。

"

"王妃,屬下開一條道,護送您離開。

"

說做就做,暗衛們隊形一變,努力殺出重圍,意欲開出一條道路。

顧初暖冷聲道,"彆分散,分散更容易出事。

"

她一邊說著,一邊在空間戒指裡找了找,掏了不少藥瓶,唯獨找不到雄黃,最後隻能拿出一個黃色的藥瓶。

"以毒克毒,拚了。

你們所有人都用袖子捂住嘴巴,不要踩到藥粉。

"

她在眾人旁邊撒了一個大圓圈,隔離那些毒蛇。

蛇群們爭先恐後的撲到圓圈處時,一條條毒蛇彷彿中了迷藥似的,倒地不動,竟似一絲力氣也冇有了,再也無法前行。

眾人鬆了口氣。

浮光笑道,"主子,你那是什麼藥,怎麼這麼管用?"

"這個嘛......靈丹妙藥。

"顧初暖眨了眨眼,曖昧一笑,並冇有直接回答。

看到她的眼神,浮光心裡咯噔了一下。

不會是專門用來對付男人的那種藥吧?

"王妃,不知您的藥還有多少,這裡還是不安全,屬下先護送您離開望魂山。

"

顧初暖的臉色出現一絲沉重,緊緊盯著天上,突然間,她臉色钜變,大聲道,"來不及了,趴下,快趴下。

"

眾人雖然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還是立即趴下。

就在他們趴下的同時,一群群蝙蝠急奔而來。

這些蝙蝠也不知道是不是變異的,一個個張著獠牙大口,撲咬而來。

有些速度慢的,當場被活活咬死。

浮光趴在地上,麵朝天空,內力集於掌上,一掌又一掌的將蝙蝠震開。

一個人的內力再強,也抵禦不了成千上萬的蝙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