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就數噹噹公主與顧初蘭的臉色最為難看。

原本這場賭局她們是必勝的,如今卻讓顧初暖撿了一個天大的便宜。

紅花球在她手裡,那她豈不是可以進入總決賽?

肖雨軒震驚過後,則是無法掩飾的欣喜。

"醜......醜丫頭,鼓聲停了,你贏了呀。

"

顧初暖也冇有想到天下會掉下這麼大的餡餅,她還以為想進入總決賽,還得花費一番功夫呢。

除上官夫子外,所有夫子們嘴角紛紛一抽。

名額給她,簡直是暴殄天物,憑她那草包樣,能比得過趙國,華國,楚國眾多高手嗎?

"顧三小姐顧初暖,無需比試,可直接進入總決賽。

"徐老子說得有些不情不願的。

噹噹公主第一個跳起來反對,"夫子,這不公平,要不是肖雨軒霸占花球那麼久,鼓聲怎麼剛好在顧初暖手裡停下。

"

顧初蘭使勁點頭,"公主所言極是,肖雨軒作弊,此次不能算。

"

要是她勝了,那她二十萬兩可就打水漂了。

肖雨軒啪的一下打開扇子,嗤笑一聲,"怎麼就不能算了?本公子被取消資格,關她什麼事?再說了,鼓聲又不是我們敲的,它剛好在醜丫頭接住紅花的時候停了,與我們何乾,你要不滿意,找擊鼓的人去啊。

"

顧初蘭身份卑微,不敢懟肖雨軒。

噹噹公主可不怕他,她怒道,"誰知道你們是不是一夥的。

"

徐夫子臉色拉了下來,"放肆,擊鼓的人是上官夫子的貼身小侍,難不成上官夫子夥同肖雨軒顧初暖等人作弊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他們很有可能收買了上官夫子的小侍。

"

上官夫子起身,一手在前,一手負後,笑得溫文爾雅,說出的話卻擲地有聲,"公主多慮了,小安與我從小一起長大,我對他還是有信心的。

大家都準備一下,稍後在東園與夜國其他仕子進行比試,挑選前三位進入總決賽。

"

說罷,上官夫子瀟灑的離開學堂,徐夫子等人也尾隨離開。

噹噹公主急了,"上官夫子,你聽我解釋,我冇有懷疑小安子的意思,我......"

"公主,你輸了,一百萬兩銀子,謝謝。

"

顧初暖攔住噹噹公主的腳步,笑得跟大灰狼似的。

噹噹公主氣得一巴掌狠狠扇了過去,哪知道顧初暖輕飄飄的閃開,自己則因為用力過大,而狠狠撞在柱子上,疼得她頭都起包了。

"顧初暖,你是衰神轉世嗎?為什麼我每次碰到你都冇好事?"

"公主,皇侄女打皇嬸,你說能不遭天打雷劈嗎?"

"你......"

"哎......你可彆哭,不然大家還以為我一個長輩欺負你一個小小的晚輩呢,有甚者,還會以為你是敢賭不敢輸,故意賴著一百萬兩銀子不給我呢。

"

被說中心事,噹噹公主臉色有些掛不住,尤其看到學堂不少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她暴吼道,"不就是區區一百萬兩銀子嘛,你當本公主給不起嗎?"

"公主金枝玉葉,是當今皇上最寵愛的親妹妹,也是當今皇太後最寵愛的小公主,怎麼可能會給不起呢。

不過公主,為免大家誤會,要不,你還是把一百萬兩拿出來吧,免得有些嘴碎的人到處說事,敗壞公主的形像,更敗壞公主在上官夫子心目中的形像。

"

不提上官夫子還好,一提到他,噹噹公主的臉色更差了。

顧初蘭急了,如果公主真給了一百萬兩銀子,那她二十萬兩豈不是也非得給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