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主,你若想看我的容貌,直接說一聲不就好了,何必扯了我的麵紗呢,我這麵紗可是秋兒親手做的,貴得很呢。

"

顧初暖滿意的看著全場驚豔的眼神。

她本不想這麼招搖的,是他們自己吃飽撐的冇事,逼著她露出真容。

噹噹公主訥訥道,"你......我是誰?"

"公主剛剛不是還喊我皇嬸嗎?這會就翻臉不認人了?"

"你......你是顧初暖?怎麼可能,你的臉不是很醜嗎?怎麼會......"怎麼會長得這麼漂亮?

以前她覺得顧初雲長得好看,如今一對比,她感覺顧初雲什麼也不算。

"公主這話說的就奇怪了,生病了還能治好呢,我的容貌之前醜了些,如今治好了,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噹噹公主噎住。

這張臉吹彈可破,肌肉嫩滑,彷彿初生嬰兒,著實讓人羨慕不已。

顧初雲臉色難看,全身氣得直髮抖。

她費了那麼大功夫,才挑唆噹噹公主去揭開顧初暖的麵紗,本意是要顧初暖丟儘顏麵,冇想到卻給顧初暖驚豔全場的機會。

顧初暖什麼時候恢複的容貌?

為什麼事先一點訊息也冇有?

嫁給戰神也算了,還有這麼一張絕世傾城的容顏,顧初暖不死,以後還有她的立足之地嗎?

柳月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天啊,那個大美人真是咱們老大嗎?我不是在做夢吧?"

於輝激動道,"冇有,確實是咱們老大,天啊,老大一直戴著麵紗,我以為她是太醜了,不敢露出真容,原來她是長得太美了,不好意思打擊大家,才戴著麵紗的,老大人也太好了吧。

"

"要是肖雨軒大哥也在這裡,他肯定也會驚豔的。

"

顧丞相瞳孔一縮,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張熟悉的臉。

那張臉,跟她母親長得也太像了吧,尤其是那個眼神,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隻是她的眼裡多了些靈動與狡黠。

果然是她生的,連長相都那麼像。

想到顧初暖死去的母親,顧丞相的臉色彷彿染色布一樣,不斷交替著變化。

上官楚被她驚豔到了。

他一直知道顧初暖的容貌或許不像傳聞中那麼醜陋,隻是她冇想到,顧初暖原來長得這般好看。

全場驚豔,眾人的眼神久久無法挪開,不知道過了多久,人群纔開始炸鍋。

"天啊,誰說丞相府的三小姐是無鹽女,簡直胡說八道,我要知道她長得這麼好看,我連夜都去丞相府排隊提親了。

"

"可不就是,這簡直是仙女下凡,太美了,夜國第一美人都冇她好看。

"

"夜國第一美人不就是顧初雲嗎?以前感覺她確實挺好看的,可如今跟寒王妃站在一起,直接被甩了十八條街不止。

"

"是我太蠢了,以為人家戴著麵具是因為醜,殊不知人家戴著麵具,是因為長得太漂亮了,可笑我以前還經常嘲諷她,太丟人了。

"

"澤王竟然還因為她長得醜,費儘力氣退婚,如果他知道寒王妃長得這麼漂亮,不知道會不會直接被氣死。

"

夜景寒狹長的鳳眸一直定格在顧初暖的身上,恨不得將她揉入心裡。

這個女人......

有著這張絕世容貌,竟然還欺騙她。

"小姐姐,你說過要對我負責的,可不能嫁給那個瘸腿的。

"一道邪魅的聲音清晰的傳來,眾人忍不住紛紛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