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初暖嘴角一抽。

他是存心來搗亂的嗎?

大婚之日,搞得她跟他多曖昧似的。

清風怒道,"放肆,我家王妃豈是你能妄議......"

"噝......"

魔主隨手一揮,一道無形的殺氣直襲清風。

這殺氣看似平淡,實則蘊含了毀天滅地之能,一旦被波及到,怕是馬上要爆成血霧。

清風瞳孔一縮,想避,卻無處可避,因為那掌力太快了。

死亡的感覺降臨在他頭上,他以自己必死無疑了,還有好主子出手,同樣瀟灑一揮手,化去魔主的必殺一擊。

這一切的發生,不過眨眼之間,旁人根本弄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清風卻彷彿在地獄裡走了一遭。

"我家王妃端莊美麗,溫柔嫻良,魔主莫不是嫉妒本王討了一房好媳婦,所以吃醋了。

"

"轟......"

全場瞬間炸鍋,一個個不斷往後退去,驚恐的看著妖豔到極致的魔主。

他他他......

他竟然是魔族魔主?

天啊,魔主怎麼會那麼年輕,還長得那麼好看??

難道不應該是一大把年紀,長得凶神惡煞,滿臉絡腮鬍子嗎?

顧初暖也冇有料到,自己最厭惡的魔主,竟然是她的小弟弟。

她一直以為司莫飛就是個小奶狗,冇想到竟然是隻披著羊皮的大灰狼。

反差太大。

她良久都轉不過彎。

魔主被戳穿身份也不惱,隻傲嬌的說了一句,"我家小姐姐喜歡武功高強,寵妻無度,有男子漢氣概的大男人,她說的條件,我都吻合,她說人,指的也是我。

"

傻眼。

全場傻眼。

這是什麼情況?

顧初暖頭皮發麻。

哪兒錯亂了?

又或者哪裡bug了?

這真是殺伐果斷,人人懼怕的魔主嗎?

她是說過話,可他哪來的自信認為她指的是他?

夜景寒轉動著手裡的白玉蕭,寒潭般深邃的眼裡儘是不屑。

他正想說話,顧初暖卻搶先道,"姓司的,你也太會往臉上貼金了吧,我什麼時候說過喜歡你了?"

眾人忍不住替顧初暖捏了一把汗。

傳聞魔主武功高強,比起夜景寒絲毫不差,而且下手狠辣,但凡他看不順眼的人,從來都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她當眾如此羞辱魔主,就算有夜景寒護著,隻怕往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的吧?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魔主不僅冇有生氣,反而邪肆一笑。

"血殺說了,像小姐姐這樣的大美人,都很矜持,她們往往心口不一,小姐姐嘴裡說不喜歡我,心裡定是愛我愛得緊。

"

噗......

他真的是魔主嗎?

會不會是戰神認錯人了?

顧初暖丟給他一個白癡的眼神,讓他自個兒體會。

見過自戀的,就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小姐姐,你若喜歡盛世婚禮,我給一個更盛大的婚禮,絕對讓你成為天下間人人羨慕的女人。

"

夜景寒似笑非笑,學著顧初暖的語氣道,"司莫飛,本王算了一卦,你今日五行缺捱打。

"

話未落,人山人海的正堂裡,殺氣繚繞著。

眾人紛紛一驚。

戰神跟魔主要打起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