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吧,趕緊離開吧。

"

顧初暖掃了一眼廢棄的院子,也不知道夜景寒知道她離開,會不會氣瘋?

他們的婚姻本來就是交易,她也冇有忘記治好他的毒與腿,等她把破魂鈴的秘密解開,她再回去吧。

"咯吱"一聲。

顧初暖推開塵封已久的大門,印入眼簾的是一臉哀怨的魔主。

魔主有著一張妖孽般好看的絕世臉龐,以及一雙詭異好看的異色眼瞳,隻是不知道是不是被揍了,他淺藍色的那隻眼晴,變成了一隻熊貓眼。

連性感的朱唇也歪了一邊,乍一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介於聖品與次品之間的錯覺。

魔主哀怨道,"姐姐,你不要阿莫了嗎?"

肖雨軒如臨大敵,手裡的扇子緊緊握著,隨時準備祭出去。

顧初暖錯愕了一下,"被夜景寒打的?"

"可疼了,姐姐都不給阿莫惜惜。

"

顧初暖嘖嘖有聲,"夜景寒下手確實狠了,這麼漂亮的一張臉,我都捨不得下手。

"

她說著,視線直往下瞄,最後定格在他的下,身。

肖雨軒腦門一昏。

這個女人,又開始了。

她這是有多缺男人。

還是看到美男,無論好壞,她都來者不拒。

"姐姐,這個男人是誰?"魔主眯起危險的眸子,殺氣一閃而過。

顧初暖咯噔了一下。

縱然司莫飛表現得再純真,她也冇有忘記他是魔主的身份。

顧初暖勾上肖雨軒的肩膀,笑道,"這是我弟弟,長得跟我像嗎?

危險的氣息消了幾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疑惑,"弟弟?親的?"怎麼長得一點也不像?

"難不成還是假的?"

這麼說,這是他小舅子了?

魔主忽然笑了,笑得風情萬種,邪魅好看,"原來是小軒軒,失禮失禮,很快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

肖雨軒看向顧初暖,朝著她努了努眼神。

示意這是什麼情況。

顧初暖倒是大大方方的繼續介紹,"小軒軒,這是我的弟弟司莫飛,你可以叫他阿莫。

"

魔主提醒,"姐姐,雖然他是你弟弟,但是阿莫這個名字,隻有你一個人才能叫哦。

"

"不就是一個名字,叫什麼不都一樣。

"

"不一樣的,全天下隻有你一個人纔有資格叫我阿莫。

"

"行行行,他叫司莫飛,我的弟弟。

"

肖雨軒撓了撓頭。

魔主是她弟弟?

認的?

親的?

莫不是他訊息有誤,又或者他誤會了。

魔主隻是顧丞相在外麵的私生子?

再看他們關係似乎蠻親密的,魔主也是一口一句姐姐的在叫,也許,真的是他誤會了,顧初暖並冇有他想像中那麼花心。

如果魔主是醜丫頭的親弟弟,那豈不是他的小舅子了?

肖雨軒笑了,有些僵硬的道,"失禮失禮,很快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

聽到很快就是一家人,魔主對他的敵意瞬間全消,甚至對肖雨軒有了很大的好感。

顧初暖懵圈。

這兩個人搞什麼飛機?

剛剛不是還劍拔弩張嗎?

怎麼轉瞬就握手言和了?

一家人?

莫不是魔主看上肖雨軒家的姐妹,又或者肖雨軒看上魔主家的姐妹了?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顧初暖還是訕訕的賠笑,"是啊,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所以你們可千萬不能打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