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初暖目光不善,聲音也冷了幾分。

肖雨軒冇料到顧初暖會突然生這麼大的氣。

就算魔主是她親弟弟,但他到底也是魔主,萬一他一怒,隨便揮揮手都能毀了她。

肖雨軒勸道,"醜丫頭,你怎麼能這麼對弟弟說話呢,萬事好商量嘛。

"

魔主心裡瞬間一暖。

到底是他的小舅子,心還是向著他的。

"小姐姐不喜歡身上有阿莫的味道嗎?"

"廢話,若是我在你身上裝了gps,時時刻刻跟蹤你,你能開心嗎?"

"句披兒死,那是什麼死法?姐姐放心,有我在,誰都傷害不了你。

"

"......"

顧初暖懷疑,這兩人是串通好了整她,尤其是魔主。

"馬上把我身上的味道除掉。

"

"好嘛好嘛,那你能不能把你肚子裡的球除掉?"

魔主大手一揮,顧初暖身上清淡的曼陀羅花香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隻是魔主那雙詭異的眸子,一直盯著顧初暖平坦的肚子,眼神意味難明。

顧初暖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捂住自己的肚子,"你想乾什麼?"

"那顆球太討厭了,阿莫不喜歡那顆球。

"

肖雨軒聽了半天才聽出來,魔主說的球是什麼意思。

他震驚了,"醜丫頭,你懷孕了?不會吧,孩子的爹是誰?戰神?"

顧初暖,"......"

他們眼瞎心也瞎嗎?

她要是真的懷孕了,能逃婚嗎?

真不知道他們哪來的智商?

"醜丫頭,你快告訴我,是不是戰神逼你的?"

魔主身上的氣息驟然一冷,淺色異瞳裡血光一閃,"夜景寒敢逼你?"

顧初暖,"......"

兩個白癡,跟他們說話,她都覺得掉智商。

魔主與肖雨軒極少看到顧初暖沉默,此時顧初暖銀牙緊閉,一聲不吭,不由更加確認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夜景寒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居然真的敢強迫她。

兩人心裡怒氣橫生,殺氣繚繞,直接把夜景寒列為死人。

肖雨軒安慰道,"醜丫頭,你也彆多想,這個孩子你若想留下,那就留下吧,我會把他當成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看待,相信弟弟也跟我抱著同樣的心思。

"

魔主本想立刻去殺了夜景寒。

聽到肖雨軒的話,腳步灌了鉛似的挪不動。

血殺說過,女人最難過的時候要陪著,這樣才更能打動她的心。

現在應該就是小姐姐最難過的時候吧,弟弟也在不斷暗示他安慰小姐姐,他不能辜負弟弟的一片良苦用心,更不能讓小姐姐獨自承受痛苦。

魔主一本正經道,"是的,我會把他當成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看待的,所以你不用擔心孩子未來的問題,我司莫飛的孩子,天下間誰敢欺負。

"

肖雨軒一怔,糾正道,"醜丫頭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那是他的孩子。

魔主恍然大悟。

對,他們還冇成親,現在還不是他的孩子,不過這是早晚的問題。

"以後會是我們的孩子。

"魔主道。

顧初暖覺得,她上輩子肯定是造了什麼孽,這輩子纔會認識這兩個白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