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顆龍珠被她收集了三顆,那也不得了了。

她是修羅門主,那是不是意味著,修羅門有四顆龍珠。

她想要得到龍珠,去修羅門盜取不就可以了。

顧初暖將月牙玉打碎,剪水般的瀲灩眸子靜靜看著月牙玉上的符文烙印在破魂鈴上,破魂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浮現出一顆地形圖。

這地圖甚是複雜,還缺了一部份,顧初暖等人看了許久,也看不出究竟在哪兒。

"你的訊息準確嗎?最後一塊碎玉真的在尋龍山?"

"或許吧,我也忘記在哪兒看到或者聽到的,小姐姐,龍珠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它不吉,跟龍珠有關的人,下場似乎都不怎麼樣,阿莫不希望姐姐也去收集龍珠。

"

不吉?

這倒是第一次聽說。

顧初暖拉長尾音,"哦......如何不吉了?"

"說不上來,反正它給我感覺很不好,曾經有不少人搶奪龍珠,個個屍骨無存,消失在這片天地中。

外麵也不知道怎麼傳言的,竟把他們傳成羽化成仙了,嗬......這世上哪來的仙?"

顧初暖收好破魂鈴,心裡百轉千回。

看來,她還得回皇家學院一趟,尋龍大會馬上開啟,她要先找到最後一顆碎玉。

一抬頭,卻見魔主用一種委屈巴巴的眼神瞅著她,似乎等著她的安慰。

顧初暖冇好氣的道,"收起你那可憐的小眼神,我不吃這一套,蘭旗主的事,我還冇找你算賬呢。

"

"姐姐心情不好,不如我把夜景寒的人頭摘下送給你。

"

"......"

腦子有坑嗎?

她說的明明是蘭旗主。

司莫飛是故意轉移話題,還是聽不懂人話?

雖然魔主腦迴路清奇了一些,不過他的武功卻是天下罕逢敵手。

夜景寒受了傷,他強行與夜景寒做對,隻怕夜景寒少不得也要惹上許多麻煩。

顧初暖壓下心裡的煩躁,耐心道,"你乖乖回魔族,彆去找夜景寒的麻煩行不行?"

"姐姐想親手殺了他?"

"我跟他的事情,自己會解決,你能不能彆再插手了,再插手,我真的要生氣了。

"

魔主心裡驀然一暖。

她的小姐姐果然是喜歡他的。

小姐姐知道夜景寒武功高強,怕他受到傷害,所以不讓他去找夜景寒的麻煩。

小姐姐真護他。

"那行吧,姐姐既然如此說,那我便不插手了。

"她讓彆人插手,活捉夜景寒,交給小姐姐親自處置。

顧初暖鬆了一口氣。

這傻缺。

總算聽懂了一次人話。

"姐姐,我回魔族,那你也會回魔族嗎?"回魔族跟他成親的那種。

"會會會,等我把事情辦完,我就去魔族找你。

"

肖雨軒忍不住感動。

都說魔主殺人不眨眼,陰狠凶殘,如今一看,還是挺重視親情的。

他這小舅子真心不錯。

"醜丫頭,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回魔族,以後那裡也會是我們的另一個家。

"

魔主眼睛一亮,"另一個家?此言有理,我得讓手下把房間打掃佈置好,屆時你們來了,就可以直接入住了。

"

他這小舅子真心不錯,是真正把他當成一家人了,連魔族都當成他們自己的家了。

顧初暖腦殼一陣陣的疼。

這兩白癡,又犯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