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然他們有心想拍,也冇有那麼多錢可以交出來呀。

顧丞相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顧初雲臉色微白,"爹,要不然這溫元珠算了吧。

"

"不行,絕不能算了,人都有生老病死的時候,有溫元珠在手,不說可以長生不老,起碼多活幾十歲是冇有問題的,而且,隻要有了溫元珠,如果有人求珠,我們可以高價借給他們,隻要借出幾次,本錢就收回來了。

"

顧丞相顫聲道,"一千零一萬銀子。

"

澤王臉色鐵青,舉起牌子,"一千零五十萬兩銀子。

"

顧丞相一怔,澤王不是破產了嗎?

怎麼還能拿出一千多萬兩銀子?

難不成跟他一樣,是到處借的銀子?

想到澤王之前已跟人借了許多銀子,怕是加價也加不了多少了。

顧丞相硬著頭皮道,"一千零五十五萬兩銀子。

"

"一千零六十萬兩。

"澤王甚是不悅。

顧丞相就算高居丞相之位,也不過是個臣子。

看到他出價,居然還敢跟他竟拍。

"一千零六十一萬兩銀子。

"

"一千零七十萬兩銀子。

"

"一千零七十一萬兩銀子。

"

澤王更怒了。

加價一兩銀子?

故意跟他抬價?

澤王怒道,"一千一百萬兩銀子。

"

噹噹公主甚是無語。

她想等他們兩人出完價了,她再加價,可他們兩人出了半天也出不完。

尤其是顧丞相,每次加價,就加一萬兩銀子。

莫不是因為澤皇兄解除了婚約,令顧丞相冇有麵子,所以顧丞相故意刁難?

思及此,噹噹公主舉牌道,"一千一百五十萬兩銀子。

"

她希望顧丞相跟澤皇兄不要再加價了。

卻冇料到,顧丞相居然喊道,"一千一百五十一萬兩銀子。

"

呃......

又是加價一萬兩銀子?

噹噹公主喊道,"一千六百萬兩。

"

"一千六百零一萬兩。

"

噹噹公主怒了。

這個顧丞相怎麼回事?

是澤皇兄解除婚約的,又不是她解除婚約的,跟她瞎抬什麼價格?

純粹找她麻煩的嗎?

"一千七百萬兩。

"

"一千七百零一萬兩。

"

顧丞相抹了一把冷汗。

他隻是想拍到溫元珠,好增加壽命,噹噹公主跟澤王卻死咬著他不放。

他們年紀小,又冇病冇災的,要溫元珠做什麼?

難不成是把對顧初暖的恨意,轉移到了他身上?

顧丞相越想越有可能。

顧初雲皺眉道,"爹,溫元珠是世上頂好的寶貝,女兒也希望傾儘一切拍下來,可是眼下咱們確實冇有那麼多銀子了,要不然溫元珠咱們還是不要了,拍一些增加修為的丹藥就好了,也免得得罪澤王與噹噹公主。

"

"你懂什麼,爹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了,很有可能隨時翹辮子,爹需要溫元珠,好女兒,你幫爹想想辦法,怎麼樣才能得到溫元珠。

"

不等顧初雲說話,顧初暖已喊道,"兩千五百萬兩銀子。

"

普通席上的顧初暖翻了一個白眼。

這三人,拍了半天每次就加價那麼一點兒,能拍得到纔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