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元珠對他吸引力極強。

煉丹大全對他吸引力更強。

前兩件拍不到就算了,第三件即便砸鍋賣鐵,他也一定要拍到,絕對不能再失去了。

上官楚和煦的眸子微抬,對於第三件拍品似乎有了一絲興趣。

很快,他又低頭煮茶了,彷彿那興趣也隻是寥寥。

清風眼裡閃過一道亮光,"主子,上古丹方還不錯,要不然咱們也......"

"急什麼,好東西都在後頭呢。

"

後頭?

後頭有什麼好東西?

難道主子知道今天的壓軸拍的是什麼?

顧初暖黑白分明的眸子閃爍著異樣的光彩。

第一件拍品,她想按著自己的方法,看看能不能煉製出碧玉丹,所以纔出高價購買。

第二件拍品,她是想拍下送給葉楓。

這顆溫元珠,十有**就是葉楓被搶的那顆珠子。

至於第三件拍品,則是她自己感了興趣。

穿越到古代,因為冇有武功,她吃了多少虧,現在迫不及待的想提升自己的實力。

通過丹藥提升功力,是一個最簡潔的辦法,她懂醫術,所以她想得到煉丹大全,自己研究,自己煉丹,憑著自己提升功力。

顧丞相恢複了鬥誌。

他能混到丞相的位置,第一是因為沾了顧初暖母親的光。

第二也是因為他曾經意外結交了一個煉丹師,不少人紛紛前來巴結,從此官運享通。

煉丹大全,他一定要得到。

隻有得到煉丹大全,他們丞相府才能保持百年興盛。

顧初雲也想得到煉丹大全,不過她的想法跟顧丞相不一樣。

她要的不是丞相府的百年興盛,她要的隻是她自己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迅速提升功力。

"爹,咱們一共帶了多少錢?"她不想因為錢再流拍。

"你放心,顧初暖跟澤王還有噹噹公主都冇多少錢了,他們不敢跟咱們爭的。

"

顧初雲如裡能夠放心。

他們一個是皇子,一個是公主,就算再怎麼冇錢,也比他們丞相府好吧,何況在場還有那麼多世家子弟。

"

"第三件拍品,還是三百萬兩起價。

"

顧丞相以及澤王,噹噹公主等人正想開價,顧初暖已經舉牌喊道,"兩千萬兩。

"

噝......

這個女人,瘋了嗎?

剛剛五千兩銀子拿不出來,現在又敢開價兩千萬兩?

最重要的是,她加價能不能不要加得那麼猛?

從三百萬兩跳到兩千萬兩,中間橫跨了多少倍?

她真的有腦子嗎?

"爹,你趕緊加價。

"顧初雲道。

顧丞相老臉慘白。

兩千萬兩銀子?

他上哪兒去湊?

就算賠上他這條老命,也湊不到兩千萬兩銀子呢。

澤王拿著牌子的手,彷彿有千斤重。

不知好歹的女人,存心來鬨風湘拍賣行的嗎?

見過不要錢的,就冇見過如此急著把錢丟出去的人。

噹噹公主不服,掀起簾子,跑到欄杆處揚聲道,"她又冇錢,怎麼拍煉丹大全?剛剛的錢還是彆人幫她付的呢,我建議把她趕出去,省得礙眼。

"

顧初暖嗤笑道,"你怎麼知道我冇錢,我前段時間可贏了不少錢呢,要不,我把我怎麼贏的,一一說給你聽?"

噹噹公主氣得肺都疼了。

怎麼贏的?

還不是從她們手裡坑來的?

故意刺激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