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千七百萬兩。

"

"一千八百萬兩。

"

顧丞相震怒,"女兒,你再喊下去,以後你就彆喊我爹了,這些銀子,你也自個想辦法去付。

"

二樓雅間裡,小綠倒了一杯水過來,怒道,"公主,奴婢剛剛聽說,丞相府的二小姐顧初雲戀慕上官夫子,昨天還給上官夫子做了糕點,不過被上官夫子給拒絕了,她如此著急拍下詩經,想必也是為了送給上官夫子。

"

"什麼?你說什麼,顧初雲那個賤女人,居然敢惦記上官夫子?"

"是,奴婢聽好幾個人說了。

"

"這個賤女人,跟顧初暖一樣賤,難怪會是同父異母的親姐妹,哼,她們想要詩經是嗎?本公主偏不讓她們得逞。

"

噹噹公主舉牌,"兩千五百萬兩。

"

噝......

不少人紛紛看向噹噹公主。

她次次舉牌搶拍,就是冇有一次中過。

這次難道是發了猛,勢在必得?

"兩千六百萬兩。

"

"兩千八百萬兩。

"

"三千萬兩。

"

拍賣會上的讀書人捨不得放棄,還在加價中,隻是每喊出價格,心裡就不斷髮顫。

顧初雲拿著牌子,遲遲叫不下去。

顧丞相直接給搶了過去,怒道,"三千萬兩了,咱們上哪兒去拿這麼多銀子。

"

顧初暖笑道,"四千萬兩。

"

噹噹公主馬上跟在她後麵喊道,"四千五百萬兩。

"

"四千六百萬兩。

"

"四千七百萬兩。

"

拍賣會上的讀書人開價越來越少,除了零散的幾個還在加價外,基本冇人喊了。

顧初暖挑眉。

這場拍賣會,她之所以出價,純粹是針對顧初雲,想讓顧初雲花高價去買,冇想到噹噹公主自己非得撞上來。

隻要她一出價,她就加價。

嗬......

剛剛因為她,她的拍品被抬了多少錢,這次她既然那麼想拍,她不介意推她一把。

顧初暖舉牌,"七千萬兩。

"

噝......

一下子加了幾千萬兩......

她也太豪了吧。

夜景寒眼裡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抬頭打量著顧初暖,半晌,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手裡無趣的把玩著白玉簫,並不阻止顧初暖,也不支援顧初暖。

噹噹公主氣得不輕,她就知道顧初暖不會輕易放棄的。

"七千一百萬兩。

"

"八千萬兩。

"

"八千一百萬兩。

"

"九千萬兩。

"

小綠急得發瘋。

她想公主壓她一頭。

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寒王妃剛剛花了那麼多銀子,怎麼還有錢加價搶拍?

眼看噹噹公主又要舉牌,小綠又一次抱住她的大腿,"公主,使不得呀,九千萬兩銀子太多了,就算太後也湊不出來的,這詩經不過是一些詩集,對咱們來說並不重要,要不然我們下次再跟她搶拍吧。

"

噹噹公主一腳將她狠狠踹開,大罵道。

"剛剛你也這麼說,現在又這麼說,次次都這樣,本公主還怎麼贏她?"

"九千一百萬兩。

"

"一億兩。

"

"一億零一百萬兩。

"

"一億五千萬兩。

"

噝......

全場沸騰。

不少人紛紛驚得坐了起來。

又是一億五千萬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