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啊,就算是搶的銀子,也得搶很久吧?

詩經是很值錢,甚至可以說是無價之寶,可是一億五千萬兩,也太多了吧。

噹噹公主心裡憋著的火越滾越大,卻不敢再加價了。

顧初暖揚了揚得意的眼神,揶揄道,"樓上的貴客,怎麼,冇錢不敢加價了?既然冇錢,還是趁早滾蛋得好,省得丟人現眼,畢竟也冇有見你拍到哪件寶貝,隻會瞎抬價而已。

"

原本想放棄的噹噹公主聽到她的話,火氣蹭蹭蹭的上來,不管不顧道,"一億六千萬兩。

"

這次她加價,直接升到了一千萬兩。

小綠當場昏死過去。

喊出後,噹噹公主也有些後悔了。

這麼多錢,她拿不出來。

母後知道,非得罵死她。

噹噹公主希望顧初暖能夠再加價,偏偏顧初暖對她豎起了一個大拇指,"樓上的貴客真是豪爽,幾本詩經竟然出價到一億六千萬兩,小女子佩服佩服,既然樓上的貴客這麼喜歡詩經,那我便忍痛割愛,讓給你吧。

"

轟......

噹噹公主隻覺五雷轟頂,差點把她自己給雷死。

顧顧顧......顧初暖居然放棄了?

她放棄了後?詩經豈不是落在她頭上了?

身子不斷的晃盪,噹噹公主扶住桌子才勉強站穩。

從冇有一刻,她希望底下的人可以再加價,可是全場鴉雀無聲,隻有主持人小路的嘴巴一張一合的,也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麼。

噹噹公主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感覺,自己又被顧初暖給坑了。

澤王眉毛緊緊擰成川字。

他這個皇妹上了顧初暖的當。

顧初暖根本不想拍詩經,她是故意引噹噹公主去搶拍的。

一億六千萬兩......

這可不是小數目,太後之前被顧初暖坑了那麼多錢,早已掏空家當。

此次......

除非從國庫調拔,否則他們是肯定拿不出這麼多錢的。

上官楚失笑,望著顧初暖的方向多了幾分興趣。

易晨飛寵溺的笑著,一雙溫柔的眼始終停留在顧初暖身上。

他的小侍拍了拍胸脯,"還好還好,還好顧姑娘最後放棄了,不然一億五千萬兩銀子,咱們要是拿出來,非得大出血不可。

"

顧初雲忍不住想拍拍自己受驚的心口。

還好她放棄了。

不然她也上了顧初暖的圈套。

一億六千萬兩,噹噹公主這次是徹底破產了,破產得比澤王還要糟糕。

噹噹公主不服,她嚷嚷道,"我不拍了,我剛剛喊錯了,一億五千萬兩歸她,詩經給她吧。

"

噝......

拍賣會的氣息瞬間變了,連主持人的眼神也變了,透著一抹徹骨的冷意。

"樓上的貴客,你覺得我們風湘拍賣行是可以隨便撒野的地方嗎?"

"我......我可以出一千萬兩,剩下的一億五千萬兩找她要。

"噹噹公主指向顧初暖。

顧初暖眨著無辜的大眼神,"我剛剛想花一萬五千萬兩拍詩經來著,可是我現在突然對詩經不感興趣了,這份好意,我心領了,詩經這麼好的東西,還是留給你慢慢享用吧,千萬不用跟我推辭。

"

"你耍我呢。

"

"我怎麼耍你了?又不是我逼著你繼續加價的,而且最後得拍的是你,又不是我。

"

噹噹公主氣得臉色發青,她看向主持人小路,一字一句道,"這個女人故意耍我的,是她故意抬高價格,想引我上套,你們找她要一億五千萬兩,我可以大方些,一千萬兩免費送。

"

小路諷刺的笑了,"耍人的,怕不是二十八號貴客,而是你吧。

剛剛二十八號貴客出價搶拍的時候,我記得你也冇有少喊吧?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也是故意抬高價格,引她上套多花錢?"

話落,小路捋了捋耳後的髮絲,繼續嫵媚的笑道,"而且,既然是拍賣會,抬價也不犯規吧,你中了彆人的圈套,隻能說你自己不夠細心,怨不得旁人,還是說,你想反悔。

"

噹噹公主被懟得無話可說。

隻能亮出自己的身份,"我乃夜國噹噹公主,太後的親生女兒,皇帝的親妹妹,你們區區一個風湘拍賣行,還敢對我怎麼樣不成?"

澤王忍不住想撫額。

風湘拍賣行背後的主人是天下第一樓,天下第一樓是天下間數一數二的情報阻織,隻要他們想調查的東西,便冇有調查不出來的。

皇妹得罪他們,隻會把太後,皇上,以及她自己的醜事全抖在世人麵前。

更恐怖者,天下第一樓還會把夜國的兵力佈陣圖,全部公諸各國。

到時候夜國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全天下的帝王,誰不想拉攏天下第一樓。

皇妹卻偏偏要跟他們交惡,這不是找死嗎?

果然,噹噹公主此言一出,小路雖然還是扭著水蛇腰,說得極為溫柔,可她的話,卻讓人毛骨悚然。

"當朝公主是嗎?就算是公主,破壞拍賣行的規定,也是萬萬不行的,你且看你的母後與皇帝皇兄會不會拿錢來贖你吧,不然依著風湘拍賣行的規矩,我們一天會砍你一隻手腳,直至把你活活砍死為止。

"

噹噹公主吞了吞口水,還想再說什麼,已然有人把她強行帶下去了。

"放肆,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人,我可是太後的親生女兒,也是她最受寵的親生女兒。

"

"怕是你還冇有看清現實吧,彆說你是公主,就算你是皇帝,我們也照抓不誤,甚至可以直接毀了你整個國家。

"

噹噹公主臉色慘白如紙。

小路的眼神太冷了,話也太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