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噹噹公主如同被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尾。

這話太狂了,如果由彆人說出來,那絕對是抄九族的,偏偏是風湘拍賣行說出來的,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

"帶走。

"

"放開我,我是公主,你們敢對我這樣,我讓我皇兄誅你們九族,放開我......"

當朝公主,因為賴賬被當眾押走,這在風湘拍賣行是從未有過的事。

眾人忍不住對風湘拍賣行又多了幾分畏懼。

小路翻臉比翻書還快,剛剛還一副冷血狂傲的模樣,轉眼又是滿臉堆笑,那雙帶笑的眸子幾乎能甜死人。

"現在我們繼續下一件拍品。

下一件拍品是三品丹藥駐顏丹,眾所周知,無論男女老少,隻要服了駐顏丹,不僅最少年輕十五歲以上,還可以增加壽元十年以上,三品駐顏丹,彆說夜國,即便是全天下,也是一丹難尋。

因為它至少需要三品巔峰煉丹師才能煉製出來,成丹率又極低。

"

駐顏丹一出,拍賣會已然轟動,駐顏丹的功效,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根本不需要小路多說。

顧初暖興致缺缺。

駐顏丹有冇有小路說的那麼神奇,她並不清楚,但她的性命隻會握在自己手裡,不會寄托在一顆丹藥上。

顧初暖不感興趣,彆人卻非常感興趣。

尤其是年邁的老者,以及愛美的女人們。

就連夜景寒也有了一絲興趣。

顧初雲呼吸快了幾拍。

如果她能夠得到了駐顏丹,是不是有機會得到上官夫子的另眼相待?

顧初雲瀲灩生姿的眸子掃向顧初暖,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嫉妒。

以前她是夜國第一美人,顧初暖的真容被揭開後,她的風頭全被顧初暖給奪走了,如今帝都城的人隻會說她是綠葉,隻顧初暖那朵鮮花當陪襯的。

種種原因下,她更想拍到駐顏丹。

小路笑道,"關於駐顏丹是哪位煉丹師所煉,暫不透露,現在,起拍價五百萬兩。

"

"五百五十萬兩。

"

"六百萬兩。

"

"六百八十萬兩。

"

"七百八十萬兩。

"

"......"

眨眼功夫,已然喊到了一千五百萬兩的天價,且加價的大部分都是老者以及貴婦。

顧初暖砸舌。

她懂一些煉丹之術,就是不知道這裡的煉丹之術跟她之前學的是不是一樣的。

如果她也能煉製出一些好藥,拿到拍賣會上拍賣,豈不是賺飛了?

看來,不僅僅是為了打開武脈,為了賺錢,她也應該好好學一學煉丹之術。

"兩千萬兩。

"

"兩千三百萬兩。

"

"兩千五百萬兩。

"

顧初雲舉牌,"兩千六百萬兩。

"

顧丞相心跳加速起來。

他以為顧初雲拍下駐顏丹,是想給他延長壽命的。

顧丞相哆嗦道,"雲兒,兩千六百萬兩太貴了,咱們怕是......"

"爹,錢的事,我會想辦法,你隻管坐著就好了。

"

"想辦法?"

這麼多錢呢,怎麼想辦法?

難不成雲兒也有很多私房錢?

想到自己的女兒一個個都那麼有錢,偏偏他一個當朝一品丞相,卻冇有多少銀兩,顧丞相更憋屈了。

"兩千九百萬兩。

"

顧初雲道,"三千萬兩。

"

"三千三百萬兩。

"

"三千四百萬兩。

"

"三千八百萬兩。

"

"四千萬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