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錯了,少族主原諒小女子一回可好。

"

顧初暖笑得天真無邪,一揚手,手裡數十枚銀針咻的一下,以風馳電掣般的速度射向溫少宜。

溫少宜冷笑一聲,不過素手輕揚,那數十枚暗器已然噹噹噹的落在地上。

就連顧初暖後麵射出的三葉鏢也都定格在了半空,隨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彎折定格,最後噹的一聲紛紛落地。

"還有什麼手段,直接使出來。

"

顧初暖臉色微變,隨即揚起璀璨的笑容。

"在您麵前使手段,那不是自討苦吃嗎?不過我這裡有一個寶貝,倒是想送給你。

"

送字出來,顧初暖又是一揚手,數十個圓形小球陡然炸開,小球炸開後,辣椒粉四處散開,嗆得讓人直流眼淚,山峰還出現了層層迷霧。

顧初暖拔腿就跑,然而冇跑幾步,她的腳踝便被抓住了。

她反手揮打過去,卻被對方死死製住雙手。

"砰砰砰......"

兩個交掌多次,顧初暖始終是受製的那一個。

一個輕拉。

顧初暖腳踝被拉起,身子重地不穩,摔了一個狗吃屎。

疼......疼死她了。

"少族主,你也忒不懂憐香惜玉了吧。

"她拍了拍身上的粉塵,又覺得這身衣裳礙眼,直接給脫了,露出原本鵝黃的衣裳。

溫少宜居高臨下冷漠的看著她,神色中有隱隱有著不耐。

"走吧,再不走,小心龍珠被搶。

"

顧初暖繼續往前帶路。

溫少宜在後麵跟著,隻是他一直謹慎的打量著周圍,對於顧初暖有著極強的防備。

繞過平坦的岩石路,顧初暖領著他穿過一個又一個小洞,來到一個草木青翠的地方。

"奇怪,這裡溫度這麼高,這些茂盛的樹木是怎麼生長的?"

"這裡是一處結界,結界內的樹木不會受到血海的影響。

"

結界?

那她怎麼會進入結界?

地圖上好像也冇有標註這裡是結界呀?

"前麵冇路了。

"溫少宜道。

顧初暖抬眸,他們此時站的位置應該是葫蘆口的瓶頸之地,並冇有真正到達葫蘆口頂端。

按著地圖走,過一條河應該可以直接到達纔對。

"怎麼走?"

"地圖上標示,往這裡走?"

顧初暖指向邊上的血海。

他們站的瓶頸之地,周圍隻有三條路。

一條是滾滾血海。

一條是萬丈懸崖。

還有一條則是他們剛剛走過來的地方。

除此之外,再無第四條路可走。

可顧初暖指的地方卻是滾滾血海。

血海溫度足足有幾千度,又是一條寬廣的血海,比之江河絲毫不遜,粗略一看,應該是葫蘆山最大的血海了。

想淌過血海抵達對麵,簡直比登天還難。

"寒王妃,你覺得這個玩笑很好笑嗎?"

"臥槽,我說假的你不相信,我說真的你也不相信,地圖上標示的,確實是要淌過血海呀。

"

天地良心,這一次,她真的冇有騙他。

她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破魂鈴上的地圖給騙了。

她目測,想過這條血海,起碼得橫穿數百米的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