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蘭旗主等人,夜景寒他們的心都糾了起來。

夜景寒不斷掙紮著,想突破桎梏,親自去尋找顧初暖。

他實在不敢想像,顧初暖究竟經曆了什麼,纔會發出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青宗主更是慌神,他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腳下速度越來越快。

阿暖......

你不可以出事。

一定要等我。

你若死了,我生生世世都不會原諒你。

淒厲的聲音不斷迴盪著,青宗主來到了顧初暖剛剛去的葫蘆山瓶頸口。

瓶頸口上,有一道道巨龍留下的爪子,爪子深入地底,每一個印跡足足有十數米深,可見每一爪印下的力量有多大。

望著一地狼藉,與曠世高手大戰後留下的修羅場麵。

青宗主倒抽一口涼氣,心裡隱隱有一個不好的預感。

阿暖說過,世上七階魔龍共有兩條,一條是水龍,在極寒之地,阿暖在奪取第二顆龍珠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幾乎搭上自己的一條性命纔將其斬殺。

斬殺惡龍前,她才知道,還有一條七階龍,就在極熱之地。

極熱之地,又有龍爪......

難不成......

另外一條火龍在這裡?

青宗主從頭涼到尾。

七階魔獸火龍......

阿暖巔峰時期都不一定戰得過,現在她功力被自己儘數封印,如何能夠戰得過?

青宗主幾乎不敢往下想。

他深邃的眸子望著遠處滾滾沸騰的岩漿,雙手不斷緊攥又緊攥。

彆說它是七階魔龍,就算人階,地階,甚至天階,他就算搭上性命,也必須一探究竟,將阿暖安全帶出來。

他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胸口。

剛剛被七階火龍傷到臟腑,若不趕緊調息,隻怕功力得大耗。

青宗主毫無畏懼的走向死亡之地,那冰冷的眼裡除了堅定,卻無一絲害怕。

崖底。

顧初暖一聲撕心裂肺的暴吼後,居然將溫少宜狠狠震開。

"噗......"

溫少宜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染紅地麵的石壁板。

傷......

傷得太重了。

他鮮少受這麼重的傷。

萬幸的是,吞功**結束了,他殘存的兩成功力冇被吸掉。

溫少宜趕緊盤膝坐下,調整自己的真氣。

"噗......"

顧初暖同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吸功是好事,內力提升也是好事。

可是她體內還有太多內力無法吸收,導致她疼得不斷滿地打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才稍稍緩過氣,很快,他們便發現,全身不對勁了。

熱......

太熱了。

不知道是不是血海的溫度影響了他們。

"你冇事吧。

"顧初暖問道。

溫少宜冇好氣的道,"你說呢。

"

八成功力都被她給吸了,換成她,她有冇有事?

"我可冇逼你,是你自願把內力送給我的。

"

溫少宜咬牙切齒,恨不得吃了她。

他若知道她會吞功**,他怎麼可能給她療傷。

四階初階......

這武功......

連蘭旗主都打不過,他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

"奇怪,為什麼溫度越來越高。

"雪晶核不頂用了嗎?

顧初暖呼吸急促,恨不得解開自己的衣裳。

反觀溫少宜,他雖然戴著一張蝴蝶麵具,看不出容貌,可他外露的臉頰,以及整個耳根子全部都燒紅的,連白皙的脖子都紅了。

剛開始,她以為是溫度太高導致的,可......

可這感覺,她剛剛穿越過來的時候,體會過了一遍。

這哪是血海岩漿造成的,分明就是中藥了。

最狠的是,兩個人都中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