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初暖一駭。

"你被火龍傷到了?"

青宗主速度不變,雙手雙腳並用,吃力的往前爬,風輕雲淡的說道,"不妨事,一點小傷。

"

小傷?這是小傷嗎?

"你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能上去,你傷得太重了,帶著我,我們兩人都不去的。

"

"傻丫頭,我既然說能帶你上去,就一定能帶你上去,你彆怕,要是累的話,就睡一覺,等睡醒了,我們就上去了。

"

青宗主說得輕鬆,顧初暖卻感覺他中氣越來越不足,動作也越來越吃力,分明已經到極致。

顧初暖眼眶一紅,她伸手解開他臉上的麵具,露出一張熟悉的俊臉臉龐。

是易晨飛......

果然是他......

易晨飛的容貌在整個天下間都是數一數二的美男子,他五官棱角分明,溫潤儒雅,眉如遠山之黛,色如中秋之月,即便隻是遠遠看上一眼,也能讓人驚豔。

"小丫頭,你也太壞了,這個時候揭我麵具,是怕我甩下你嗎?"

"易晨大哥,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

"你都喊我大哥了,大哥怎麼能不照顧好妹妹,乖,聽哥哥的話,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

"

"哢嚓......"

一根藤曼不合時宜的斷裂了。

斷裂的那根是綁在顧初暖身上的。

易晨飛蹙眉,不管身子如何疼痛,隻是卯足了勁繼續往上爬。

崖壁光滑,且溫度極高,他的雙手被磨得全是血泡,還被燙得滿手血紅,可易晨飛渾然不管,心中隻有一個意念,一定要把顧初暖安全的送出去。

"哢嚓......"

藤曼撐不住兩個人的重量,顧初暖身上的藤繩又斷了一根。

這一次,兩人都慌了。

易晨飛二話不說,直接解開自己身上的藤繩,牢牢係在顧初暖身上。

"你做什麼,你身上冇有任何安全措施,萬一出了事,那你連屍骨都保不了。

"

顧初暖取過藤繩的另一頭,也不敢青宗主同不同意,強行綁在他的腰上。

"阿暖聽話,隻要你安全了,我便不會有事,你乖乖趴我背上就好,不要亂動。

"

青宗主掃了一眼底下的滾滾血海,他實在不敢想像,萬一第三根藤繩也斷了。

那顧初暖怎麼辦?

"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

顧初暖霸道的繫好,不容他反駁,自己咬牙,努力凝聚力量,藉著藤繩繼續往上爬。

懸崖太陡,加上血海的火舌時不時的湧起,他們兩人的處境甚是堪憂。

瓦漏偏逢連夜雨。

陡峭的崖壁上,忽然響起了絲絲聲。

顧初暖以為是小九兒,臉上一喜。

可當她抬頭的瞬間,她整張臉都綠了。

不是小九兒。

而是一隻黑白相間的大蟒蛇,足足有五十多米長,也不知道是幾階魔獸,此時吐著舌信,渾然不懼岩漿的溫度,幽幽的注視他們,把他們當成了獵物,隨時準備發動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