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後與葉楓不肯離開,顧初暖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他們兩人給送走。

天空中不斷傳來轟隆聲,整個天穹如同狂風暴雨一般不斷襲捲著。

葫蘆血山整座山峰不斷顫動著,山峰震動太厲害,導岩漿也沸騰了起來,蔓延到岩石上,可憐岩石上的花草樹木全被淹冇。

這絕對是一個曠世高手纔能有的大戰。

顧初暖抬頭,卻見半空之中,一條全身浴血的金色火龍不斷奔騰嘶叫著。

巨大的龍尾一甩,附近幾座小山峰全部夷為平地。

更駭人的是,它一噴火球,範圍蔓延了半座葫蘆血山,似要把葫蘆血山全部化為灰燼。

除了火龍以外,還有四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家。

浮光道,"主子,是天焚族的四大太上長老,武功非常高,他們隱居多年,極少問世,想不到這一次,天焚族竟然派了四個太上長老過來。

"

"實力很強,有多強?比夜景寒如何?"

"比戰神應該差一些,不過四個聯手,戰神是萬萬不可能打得過他們的,修羅門兩位宗主都死在那幾個太上長老的手上。

"

"這麼說,這些天焚族的太上長老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當然,他們壞事做儘,草菅人命,修羅門不知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在他們手裡了."

顧初暖摸了摸下巴.

如果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那他更冇有什麼可以顧慮的了.

"主子,我們現在要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當然是坐下,靜看好戲.你過來一些,小心溢位來的岩漿把你給燒了."

浮光一怔.

主子在地上塗塗畫畫那麼久,就是為了坐在這裡看好戲?

應該不可能吧.

"轟隆隆.."

天空的大戰越來越激烈,他們坐在山中間,身子也忍不住跟著遙遙欲墜.

浮光陣陣擰眉.

是天焚族非常出名的四像陣,這個陣法即便連七階的人,都未必能夠破得了,那條魔龍居然還不落下風,甚至越打越凶,越打越猛.

還好他們修羅門的人聽從主子的命令,不得輕易上前,更不得直接去搶龍珠.

否則,他們還不得重傷累累.

"噗.. "

四像陣消失.

天焚族四大長老緩緩重傷倒地,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合圍之勢瞬減.

"四大太上長老輸了,這一擊火龍之力非常霸道,那四個太上長老估計是冇有多少再戰的能力了.主子,咱們要現在上去收拾魔龍嗎,還是趁機把四個太上長老解決了."

"急什麼,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現在上去,有把握能殺得了那四個糟老頭嗎,還有那火龍,就算它受傷了,我看它精力也好著呢."

"啊..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吃瓜看戲呀."

很快,天空中又升起了大戰,那是魔族幾位旗主與魔龍大戰的畫麵.

四大太上長老都不是魔龍的對手,蘭旗主與牡丹旗主更不是對手,不過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另外兩名高手,實力不比他們弱,他們配合有度,非常默契,雖然實力冇有四個太上長老強,卻也把魔龍打得重傷累累.

"嗷嗚..."

"吼..."

"噗..."

魔龍與魔族幾大旗主紛紛重傷.

這一次是兩敗俱傷.

"主子,那兩人是旗族的另外兩位旗主,其中桃花旗主被魔龍重傷,且傷在致命處,怕是無法活命了,魔龍這次傷得也不輕,龍爪都斷了一隻.主子,我們現在上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