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旗主心裡那團火越滾越大,隨時可能大暴發,他怒吼,"顧初暖,你繞來繞去,究竟要繞到哪兒去?"

"你們不是讓我帶你們到最頂峰找龍珠嗎,我正在找路上去呀。

"

蘭旗主氣得想一巴掌拍死她。

顧初暖委屈道,"這裡岔路這麼多,我已經很用心在找路了,而且我每走一條路,都經過你們同意的,蘭旗主,你怎麼能冤枉我故意帶著你們繞路呢。

"

蘭旗主氣結。

明明是顧初暖故意耍著他們的,偏偏她句句在理,故作無辜,讓他挑不出一絲毛病。

她每次要繞岔路口的時候是有詢問過他們,可她根本冇給他們太多時間檢視地圖,就繼續往前了好不好。

黃太上長老隱隱不耐,他們在洞裡都繞了半天了,再繞下去,他們僅剩下的體力也會被耗光的,必須儘快到達頂峰。

他低沉著聲音,儘量把不耐壓在心裡,"究竟還要走多久。

"

"這個......我有些迷路了,我也搞不懂了,要不你們來指路。

"

顧初暖朝著破魂鈴努了努嘴,把難題交給他們。

眾人麵麵相覷。

這張圖隻有一半,根本無法看清全貌,而且密密麻麻全是各種標誌,與葫蘆山腳下清晰的地形圖完全不一樣。

他們怎麼看?

根本看不懂好不。

蘭旗主擰眉。

"我來指路吧。

"

再讓顧初暖帶下去,他們非得全部耗死在這裡不可。

"走這條路。

"

蘭旗主指了指右邊。

顧初暖不確定的問了一句,"你確定走右邊?右邊這條路好像不大對勁啊。

"

"就走這條路。

"蘭旗主語氣堅定,絲毫不容商量。

"行吧,這可是你讓我走的,要是出了什麼事,可彆怪我。

"

顧初暖抬腳,往右邊走去。

顧初暖往右走二三百米後倒是平平安安。

可等到他們走的時候,光滑的石壁上突然落下不少重達千斤的巨石。

"轟隆隆......"

巨石太大,範圍又太廣,他們雖然第一時間或撐起巨石,或閃躲開來,可天地玄黃中的天太上長老,卻因為傷勢過重,又在巨石攻擊範圍正中間,被當場直接砸死。

"天太上長老......"

天焚族的人睚眥欲裂,卻無力迴天。

那可是天焚族赫赫有名,武功高強的太上長老啊,就這麼折在這裡,也太憋屈了吧。

眾人再一次把怒意轉嫁在顧初暖的頭上。

顧初暖更冤了。

"不是我帶的路,而且我也說了,往右走好像不大對勁,可是蘭旗主偏偏讓我往右走,我......我也冇有辦法啊,我咋知道蘭旗主存的什麼心,明知道往右不對,還非往右。

"

天焚族的人怒視蘭旗主。

君長老盛怒之下,直罵蘭旗主,"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你想獨吞龍珠,所以想把我們一個個都害死對不對?"

蘭旗主隻覺將顧初暖一掌拍死都便宜她了。

"你們彆聽她亂講,這個女人分明就是挑撥離間。

"

"我怎麼挑撥離間了,是我非得往右走的嗎?蘭旗主,你處處刁難我,還一心想殺了我,莫不是心裡打著什麼小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