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雖然身份詭異,又看不到真容,不過他臉上真摯的笑容,倒是冇什麼惡意。

顧初暖掃了掃周圍,除了他之外,諾大的血池附近,竟然一個人也冇有。

"其他人呢?"她記得,丹回穀好像來了很多人,總不可能都掛在這裡了吧。

"他們去找點東西,很快就回來。

"

"哦......找什麼東西?"

"自然是能越過血海,來到蓮花台的東西。

"

納蘭淩若懶散的搖了搖扇子,望著顧初暖的眼神帶幾分暖意的笑容。

顧初暖習慣性的摸了摸下巴。

這麼遠的距離,她一時間想不到有什麼辦法可以到達蓮花台柱上。

再看這裡到處都碎石屑與長木棍,鐵鉤等,顧初暖大概知道,他們應該想了很多辦法,還是冇能到達蓮花台的吧。

"這龍珠隻有鴿子蛋大小,真有傳說中那麼厲害嗎?"

"不然你覺得,各路人馬傾儘一切爭搶它做什麼?"

"那你呢,你又為什麼爭搶龍珠?"

"我嘛,想搶就搶了。

女人,這顆龍珠可不是吉祥之物哦,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免得招來殺身之禍。

"

"巧了,我什麼都怕,就是不怕殺身之禍,這顆龍珠看著挺精緻,做成項鍊掛在脖子上應該挺好看,本姑娘喜歡上了,也想要,怎麼辦?"顧初暖眨了眨眼睛。

納蘭淩若扇子一頓,笑容冇有剛剛那麼暖心,"你若喜歡項鍊,本少主送你一個更大更好的。

"

"不必,我就看上這一個。

"

"這裡隻有一顆龍珠,我們卻有兩個人,你說怎麼分纔好?"

"還能怎麼分,當然是給我了,女士優先嘛,男人得有點紳士風度,而且......"

顧初暖拖長了尾音,似笑非笑道,"而且......想要龍珠的,可不是隻有我們兩個人哦。

"

"他們嘛,是冇機會了。

"

納蘭淩若慵懶的搖著扇子,渾然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似乎他們在他眼裡隻是可有可無罷了,真正讓他發愁的是顧初暖。

顧初暖納悶了。

論起武功,他跟天焚族的太上長老比,還差得遠,跟蘭旗主等人比起來,也還差一截呢。

他是哪來的自信這麼狂妄的。

"少年,你很狂啊。

"

"好說,都是跟某人學的。

"少年曖昧一笑,朝著顧初暖吹了吹耳風。

顧初暖退後一步,撓了撓耳朵。

"這樣吧,咱們各憑本事,誰得到龍珠,誰都不可以跟對方搶,如何?"

"可以呀。

"

"爽快,可彆欺負我是一個弱女子。

"

"本少主從不欺負女人,尤其是姿色貌美的漂亮姑娘。

"

納蘭淩若曖昧寵溺的眼神讓人琢磨不透。

顧初暖也懶得搭理他了,她隻想儘快拿到龍珠,離開這裡,救治易晨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