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初蘭也太不要臉了吧,那顧丞相知道後,他不氣死?"

"氣啊,怎能不氣,不過據說顧丞相最疼顧初蘭,也隻是隨口罵了幾句,並冇有過多責難。

不過顧丞相嚴令所有人保密,還把那幾個地痞流氓暗中給殺了。

"

"人都被殺了,你怎麼知道的?"

"當時不止那五六個地痞,還有一個因為迷路姍姍來遲,剛好看到那一幕,還有丞相府有下人偷偷泄露,說顧五小姐房裡經常傳出曖昧的男女聲。

"

"太不要臉了吧,這樣的人怎麼配來咱們皇家學院讀書,跟她一起上學,我都嫌臟。

"

"我也嫌臟。

"

顧初暖給柳月於輝點了一個讚。

"你們兩人也忒狠了吧,人家好歹也是一個女孩子,這般損她名聲,讓她下半輩子情何以堪。

"

柳月於輝差點栽倒。

"老大,不是你讓我們散佈的嗎?"

"啪......"

顧初暖賞了他們一個爆栗。

"我這麼純潔善良,怎麼可能讓你們乾那種黑心的事。

"

純情善良?

她的良心不會痛嗎?

柳月哭笑不得,"是是是,老大最善良了,那般萬惡的事情,老大怎麼會做呢,分明是顧初蘭自作自受,遭到報應罷了。

"

顧初暖勾唇一笑,聽著那此起彼伏的議論聲,心中的陰霾也消散了許多。

"不僅如此,顧初蘭居然還肖想嫁給澤王呢,據說她的屋子裡放滿了澤王的畫像,連同她身上穿的,也是澤王最喜歡的淺藍色。

"

"你們這麼一說,我似乎想起來了,顧初蘭每次來上課的時候,都直勾勾的盯著澤王,我呸,憑她那種貨色,居然還敢肖想澤王,也不知道她哪來的自信。

"

"這麼一對比,顧三小姐雖然相貌醜了些,也草包了些,起碼不至於那般不要臉。

"

肖雨軒也提前來了,一眼就找到人群中的顧初暖,他納悶道,"奇怪,今天怎麼走哪兒都是顧五小姐的流言蜚語?醜丫頭,這該不會是你乾的吧?"

"天地良心,我這麼單純,怎麼可能會乾出這種事情來。

"

"單純?我呸,我信你個鬼。

"

顧初暖抬起一腳,直接踹了過去,"怎麼說話呢。

"

"我錯了還不行,不過你怎麼這麼早來學院,這可不像你的風格。

"

顧初暖撇一撇嘴。

不來學院,難道看著那座冰山臉嗎?

不遠處,噹噹公主黑著一張臉怒氣騰騰的走過來。

身後跟著小臉煞白,慌張焦急的顧初蘭,以及臉色陰沉的顧初雲。

顧初蘭急急的解釋,"公主,你相信我,我真的冇有做那些事情,這些都是彆人以訛傳訛罷了,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的。

"

"皇家學院那麼多人,彆人為什麼不說,偏偏說你呢,我管你是不是被誣陷的,反正以後離本公主遠點兒,再敢靠近本公主,休怪本公主不客氣。

"

"公主......"

"啪......"

噹噹公主掃手,直接甩了她一巴掌,怒道,"滾,跟你在一起,本公主嫌臟。

"

顧初蘭捂著火辣辣的臉,眼眶一紅,委屈的看向顧初雲。

顧初雲冷著臉,語氣不複之前那般溫柔,"妹妹有冇有做過,自己心裡清楚,你問我,我怎知。

"

一個顧初暖就讓她丟儘了臉。

如今再來一個顧初蘭,讓全天下的人如何看待丞相府,看待她。

因為顧初蘭,她一大清早受了多少白眼,又被人連帶著辱罵了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