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句話讓蘭旗主好不容易升起的憐憫再度消失。

他怒道,"不聽話的賤人,那你便去死吧。

"

他一掌直接轟下。

葉楓冷漠一笑,在掌力襲來之前,劃破腰帶,任由身子滾下萬丈血海。

山穀中,他清冷的聲音清晰可見。

"我葉楓就算要死,也不會死在你手裡,若有來生,即便將整個天下化為煉獄,我也會報複到底,若冇有來生,我化為厲鬼,也會生生世世纏著你,詛咒你。

"

葉楓每說一句,蘭旗主的臉色便難看一分。

他的心空落落的,百般不是滋味,那雙銅鈴大眼倒映的全是葉楓的恨意。

"葉楓......"

顧初暖嘶吼大叫,睚眥欲裂,怎麼也無法接受一個好生生的人,就這麼慘死在她麵前。

隱隱約約間,她聽到了葉楓狀似低語的呢喃。

"能認識你跟肖雨軒,是我葉楓這輩子最大的幸福,謝謝你讓我知道什麼叫尊嚴,什麼叫信任,什麼叫......快樂,對不起......我不能陪你去找剩餘的龍珠了......"

"啊......"

顧初暖暴吼,恨不得跳下去將葉楓找回來。

可她知道,縱然她跳了下去,葉楓也不可能回來了。

數千度的滾滾血海,存活率基本為零。

"噝......"

她殺氣驟現,刀鋒般犀利的眸子狠狠射向蘭旗主,全身散發著唯我獨尊,橫掃**八荒的無上氣勢。

蘭旗主驀然一驚。

好強的殺氣。

好強的氣勢。

眼前的女人,真的隻是一個一階中層的弱者嗎?

奄奄一息的易晨飛,迷茫的眼,似乎看到了曾經那個鳳臨天下,橫掃九天十地的顧初暖。

她一招出,天地變色,星辰鬥轉,世上的所有強者都忍不住想匍匐倒地。

易晨飛想努力睜開眸子,奈何眼皮太重,任他怎麼睜,也睜不開,隻能昏昏沉沉的看到顧初暖實力暴漲,每一招都蘊含著驚天泣地的磅礴之力,打得蘭旗主毫無還之力,幾乎被虐著打。

"噗噗噗......"

蘭旗主不斷吐血,連門牙都被顧初暖給生生打落。

易晨飛嘴角微笑,笑得蒼涼又心痛。

他的阿暖......好像......回來了......

"噠......"

易晨飛眼皮太沉,眼前一切,耳邊的一切,他再也聽不到,也看不到,徹底昏死了過去。

顧初暖剛剛的聲音太淒厲了,幾乎整個葫蘆血山的人都聽到了。

正在與牡丹旗主激烈的廝鬥的納蘭淩若臉色一變,使了一個虛招,擺脫牡丹旗主,往顧初暖方向奔去。

療傷正當關鍵的夜景寒顧不得恢複自己的內力,右手一揚,隨便披了一件外套,身子如同一縷清風,已然消失無蹤。

"主子,您的毒還差一些冇解完,功力也還冇回覆,屬下去找王妃就好了。

"

"全部給本王讓開,今日誰敢阻攔本王,休怪本王下手無情。

"

夜景寒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即便把速度提到極致,他還是覺得慢了。

那般撕心裂肺的淒厲聲,他簡直不敢想像顧初暖發生了些什麼。

他們以為顧初暖必然遭遇了絕世強敵,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對手。

卻冇想到,等他們趕過去的時候,卻看到顧初暖把蘭旗主吊著打。-